自然花卉

8天7夜卧底传销 见识了聪明人被洗脑洗傻过程

去年11月,河南丁女士被以招工的名义诱骗至安徽合肥一传销组织,遭遇轮番洗脑后,被骗走13800元。今年1月,记者通过引荐进入这个自称“1040阳光工程”的传销组织。

记者调查发现,该组织以家庭为单位,分散在不同的居民房内,以不限制人身自由为特点。在8天7夜的暗访体验中,先后有35人轮番对记者一对一洗脑,传销者们声称不买卖商品,交69800元,就可以排队领取1040万元。并称“生意”能让自己翻身、改变家族命运,甚至美国成为世界霸主也全都靠它,“保守估计在合肥的成员不下百万人”。记者离开该传销组织后向警方报案。
2月26日,合肥市瑶海区打传办根据记者提供的传销窝点地址展开调查,至晚10时,两处窝点人去楼空,另两处窝点发现9名传销人员,目前已全部移交当地经侦部门接受调查。中国裁判文书网查询显示,与“1040阳光工程”相关的案件多达数百起,多名涉案人员因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获刑。

“车轮式”洗脑后再谈“生意”
“我到现在都考虑不清楚,我自己咋会想起来把这个钱直接给人家打过去。”回想起自己的经历,河南省的丁元(化名)仍会埋怨自己。
去年11月,她被朋友以招工的名义诱骗至安徽合肥一传销组织。遭轮番洗脑后,丁元陆续缴纳13800元。
丁元介绍,该传销组织分散在不同小区的民居房内,“成天不干活,今天我跟你聊天,明天别人来跟我聊天,天天就是这个。”丁元回忆,每天至少4个人一对一跟她座谈。
今年1月13日,通过引荐,记者前往合肥,进入该传销组织。进入前,该组织承诺给记者的司机工作被搁置不提。“我先带着你去了解一门生意。”当天下午,一名中年男子开始带记者串门,“要不是有引路人,你今天根本了解不到这个生意”。
与丁元遭遇如出一辙,记者每天都被带往不同的“两室一厅”串门,一对一地座谈。
“像你今天了解的这个生意,它的名字叫‘连锁经营业’,我们这个生意是不买卖任何商品的……投资69800(元),挣的是1040万(元)。”女传销者伍某称,投资越多,挣得越多。
她介绍,这门生意之所以能赚钱,是因为“有一个非常公平公正的奖金分配模式,叫五级三阶制”。记者了解到,所谓“五级三阶制”,指的是五个级别,三个晋升阶段。“首先是实习业务员,然后是组长、主任、经理、高级业务员,高级业务员在这里统称为老总。”她介绍,想晋升,每人要寻找3个合作伙伴,也就是发展下线。
在随后的8天7夜里,共有35人与记者座谈,大部分是一对一,每人至少讲一小时。在此过程中,记者基本只是倾听,不需要讲话。
前三天,该组织人员反复强调,“连锁经营业”并不违法,行业内每个人都拥有手机卡、身份证、银行卡。为确保记者能够用心,同屋居住的男子会根据每日的座谈内容,提供24道简答题,要求记者背诵,茶余饭后,不断提问。
“第四天,也就是你(开始)正儿八经地了解这个生意(的时间)”。在传销人员范某口中,加入组织前三天都是国家在筛选人,筛选不通过的人“早在前三天就被吓跑了”。
传销人员一再承诺,这门生意“稳赚不赔”:“只要参与今天这个模式,每一个人都会拿到1040万。”不过记者向多名传销人员提出,想看他们收入的短信提醒,以及去看看拿到1040万的人过的什么日子,均遭到拒绝。
“红头文件”和“老总”约见
为证实自己是国家项目,该组织称,自己有“红头文件”,分为“一动”和“一不动”。“一动”是百元钞票,纸币上的各种数字是暗语。“你看在这张钱上有6个100,说明老总有600个人的份额。老总又要我们发展29个人,你再看这个钱图案上,数一下是不是29个点啊?”
“一不动”则是指合肥市政府大楼。该组织派了两名传销者,开车专门拉着记者在合肥市政府大楼外绕了一圈。途中他们称因为行业隐秘,要求记者不得拍照,不得往外掏手机。
传销者称,合肥市政府大楼就是一本无字天书,专门为“连锁经营业”而建。“你看这栋双子楼,它所有的玻璃加起来是1040块”。传销者暗示,玻璃数代表在该组织能挣1040万。
该组织内人员反复强调,“连锁经营业”利国利民又利己。“人家美国运用这个模式已经100多年了,为啥美国成为世界霸主,就是人家运用了这个模式。”但所有介绍的内容,传销人员都没有说明任何来源和出处,也没有拿出任何书面资料予以佐证。
1月18日晚,记者进入传销组织第六天,被组织三名“老总”约见,见面地点为咖啡厅的一个包间内。
“我们三个也是受国家委托,和你考察今天这个生意,需要有5到7天的一个流程。”三名“老总”轮番告知记者,“连锁经营业”不容错过,进入该生意需要交的69800元,一定要想办法筹到。
“弄钱的时候……你必须得找好方法才能说。你可以说,你处对象了,或者咋了,都可以。你不能说我刚看了个项目,投资69800(元),你给我打7万块钱吧。”在筹钱等方面,对方要求记者不要对任何人提。
1月20日,由于记者称筹不到钱,被传销组织要求离开,对方一再嘱咐,“你把这个生意看完了,自己明白就可以了,在家不要随随便便给谁乱说”。

两传销窝点9人被移送经侦部门
记者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查询发现,与“1040阳光工程”相关的案件多达数百起,多名涉案人员因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获刑。
公开的判决书显示,此类组织大多以“阳光工程”“1040工程”等为名,要求参与者以缴纳费用的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参与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
2月1日,记者前往当地合肥市瑶海区城东派出所报案,反映记者暗访发现,该辖区存在传销组织。派出所民警告知,会将情况上报派出所所长,同时将组织联合打传办,找传销组织所租房子的房东,“最好是年后有现场,抓个现行”。
2月26日,合肥市瑶海区打传办根据记者提供的传销窝点地址展开调查,至晚10时,两处窝点人去楼空,另两处窝点发现9名传销人员,目前已全部移交当地经侦部门接受调查。
“南派传销的几大特点,该组织均符合。”反传销组织人士向记者归纳,南派传销有四大特点:通讯自由、以家庭为单位、人身自由、一对一洗脑。
与此同时,该传销组织符合《禁止传销条例》第七条中关于传销的定义:“组织者或者经营者通过发展人员,要求被发展人员交纳费用或者以认购商品等方式变相交纳费用,取得加入或者发展其他人员加入的资格,牟取非法利益的”。
合肥市瑶海区打击传销领导小组办公室工作人员张先生介绍,如发现传销者,有30名下线并愿意指认传销头目的,将移交经侦大队,“只有两三人的话,只能说服教育,并遣返回原籍”。张先生表示,根据《禁止传销条例》,传销证据确凿,将对房东予以5万元处罚。

卧底传销23天:我见识了聪明人是怎么被洗脑洗傻的
2010年初,郝群在朋友的帮助下,潜入江西上饶一个传销组织,卧底23天。其间,他看到了种种远超想象的荒谬之事:善良的好人被骗子愚弄,过着悲惨的生活;人们离乡背井,为一个谎言虚耗时光;孱弱的老人、营养不良的青年,受了邪恶的教育,越发贫穷和乖张……
传销组织是怎么洗脑的?为什么那么多人(其中不乏教师、大学生、知识分子等社会精英)会被它蛊惑?为什么在公安打击、媒体警示之下,传销依然屡禁不止?
“哥,欢迎你一起来干行业!”
2009年12月31日凌晨,郝群抵达了江西上饶,传销组织派了两个女人来接他,一个叫小琳,一个则被称为“嫂子”。
两人年纪都不大,见到郝群,便一口一个“哥”,热情地嘘寒问暖,“嫂子”还说:“哥,你终于到了,给家里打个电话吧,报个平安,省得家人惦记。”
如果你涉世未深,很可能以为自己遇上了好人。实际上,这是传销组织的接待规矩:见到新人,第一件事就是让他往家里打电话,先安抚住家人。因为接下来,会有很多不可想象的事,等进了窝点,发现事情不对,一个电话就可能酿成大祸。
窝点位于一处黑漆漆的旧楼房,不大的房子里住了8个人,沙发吱呀作响,洗手间没有插销,便池变黑发黄,黑心棉被子有一股足球队员的球鞋味……郝群说,自己仿佛走进了噩梦。
第二天吃过早饭,一个叫刘东的男人满面堆笑地对郝群说:“哥,我带你出去转转?”郝群后来明白,这个刘东,是他的“引导人”,小琳是他的“推荐人”,这一屋子男男女女,其实各有分工,有人负责监视行动,有人负责向上联络,有人负责临时应变……一群人处心积虑地对付一个人,除非有极高的定力,否则很难保持清醒。
说是“转转”,在几条巷子七拐八拐之后,刘东把他带到了一栋居民楼下:“哥,这是一个朋友家,我们上去坐坐。”到了七楼一户人家,一个二十二三岁的高个子姑娘开了门,刘东热情介绍:“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们公司做得非常出色的——贾总!”
“贾总”的主要任务,是给郝群上第一课:解释谎言。
在传销者的口中,谎言分为两类:恶意的“黑色谎言”和善意的“白色谎言”。如果新人是被家人朋友骗来的,他们就会说:
你被骗了,一定很生气吧?我劝你消消气,因为不光你,他,他,他,还有我,都是被骗来的,不光我们,这里还有大学教授、硕士博士、黑社会老大、身家千万的大老板……我告诉你,全是被骗来的!人家大学教授都能接受,你为什么不能接受?
你仔细想想,他骗你钱了?骗你人了?他图什么呀?无非是看到一个好机会,想拉你过来一起发财,你有什么可生气的?
为什么不跟你明说?嘿,明说你会信吗?你现在工资多少?一千?两千?如果我告诉你,现在有个机会,可以让你每月赚到万元收入、六位数,你会信吗……
这段话主要利用了人们的从众心理,当你一想到还有几万人和自己一样来到这里,自己只是几万分之一,好像就真没什么不可接受的了。

2013年,安徽合肥清理传销人员。一名孩子跟随深陷传销的父母。
接下来的两天就是这样:早饭—“出门转转”—午饭—“出门转转”—晚饭—学习内部资料,睡觉。郝群经刘东和“嫂子”引见,先后见到了“公司做得非常出色的”许总、麻总、张总、罗总……
在他们嘴里,大家正在做的,叫“连锁销售”,是利国利民利己的好事,是一个推动经济发展、解决就业的好行业,只要加入行业,人人都能成功!
要“干行业”,就要先吃苦,睡大通铺,每天吃菜市场捡回来的烂菜、吃半盆水几十粒米的“行业饭”;
要“干行业”,就要听前辈教导、学习错字病句连篇的名为《业务洽谈》的内部经典。这部经典里的“业务”,看似七七八八,实际上归结起来就一项:拉人头!
从实习业务员升到业务组长,要至少拉1个人;升到业务主任,要拉9个人;再升到业务经理,要发展64个下线,每人至少交3800元,按10%提成;从业务经理做到高级业务员,要发展600个下线,能赚到二十多万……
听起来非常美好,但只要稍微动脑子算一下,就会发现破绽:
1个人成功,600人垫底;600人成功,36万人垫底;36万人成功,两亿多人垫底;两亿人要成功,要有1200亿人垫底,那时地球上的人已经不够用了……
如果我把所有的家人、亲戚、朋友都拉来,凑够600人,每人交3800元,总数是228万,我因此能赚到24万,还不足一个零头,拿228万换24万,这就是传销者追求的“成功”。

PS:传销是指组织者发展人员,通过发展人员或者要求被发展人员以交纳一定费用为条件取得加入资格等方式获得财富的违法行为。传销的本质是“庞氏骗局”,即以后来者的钱发前面人的收益。
传销产生于二战后期的美国,成型于战后的日本,发展于中国。传销培训教材不仅极富煽动性和欺骗性,而且具有很多心理学的要素,极易诱人上当。在国外传销和直销是一个意思,也就是说国外只有传销这一个概念。
国外传销的主要概念是:以顾客使用产品产生的口碑作为动力,让顾客来帮助经销商来宣传产品后分享一部分利润,也就是客户传播式销售。这跟国内的传销是两个概念。
中国式传销 :是虚假的公司,虚构的产品,什么都是空的,就只是让你拉人头,从入会费或者加盟费中提取少量提成。或者控制人身自由,没收财物,让你无法与外界联系,天天学习那些传销培训教材,让你学会怎么骗人,然后列名单、电话或书信邀约、摊牌、跟进、直至以各种方式交齐入会费或者加盟费。
中国式传销是建立在精神控制的基础上,即让你通过他们的传销培训洗脑后自发的去组织进行传销;另外一些会控制你的人身自由,没收所有物品,并且通过暴力使你认可这些谎言。

赞 (0) 打赏

评论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