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花卉

虽然出山花粥涉嫌抄袭,可出山歌词还是值得欣赏的

出山是由花粥演唱的一首民谣歌曲,由王胜男和花粥作词,BachBeats作曲,发行于2018年9月28日,收录于专辑《粥请客》中。对于爱听歌曲的小伙伴来说,每个人对喜欢的音乐形式都不一样,不同风格的歌曲对于不同需求的听众,能够产生的效果也不一样。最近花粥的《出山》火了,但是同样也让她缠上了负面新闻,新出的歌曲歌词照搬俄罗斯民谣,上次花粥的这种新闻还是《盗将行》的语法问题,人红是非多,看来靠歌赚钱在这个年头也得有水平啊。

花粥

出山(花粥)歌曲歌词
在夜半三更过天桥从来不敢回头看
白日里是车水马龙此时脚下是忘川
我独自走过半山腰山间野狗来作伴
层林尽染百舸流秋风吹过鬼门关
一瞬三年五载 品粗茶 食淡饭
六界八荒四海 无人与我来叫板
人间荒唐古怪 竹林外 有书斋
匿于此地畅快 偏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是我装模作样在瞎掰
还是他们本就心怀鬼胎
有人不知悔改 迷雾中混淆黑白
在情怀里市侩 旁人不敢来拆穿
看似时来运转 实则在顶风作案
待曲终又人散 这一出还有谁在围观
在凡尘修炼二十载听闻水能滴石穿
帝王豪杰风云变幻敌不过桑田沧海
我不关心谁的江山只眷恋两小无猜
兴风作浪不稀罕只身固守峨眉山
一瞬三年五载 品粗茶 食淡饭
六界八荒四海 无人与我来叫板
人间荒唐古怪 竹林外 有书斋
匿于此地畅快 偏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是我装模作样在瞎猜
还是他们本就心怀鬼胎
有人不知悔改 迷雾中混淆黑白
在情怀里市侩 旁人不敢来拆穿
看似时来运转 实则在顶风作案
待曲终又人散 这一出还有谁在围观
静悄悄配唠唠叨叨
随便瞧瞧我凑凑热闹
客串也别太潦草
吃的生蚝要蘸个酱料
悄悄你唠唠叨叨
随便瞧瞧你凑的热闹
听到你做个记号
请装进书包别四处招摇
有人迷途知返
便是苦尽甘来
一瞬三年五载
这曲终又人散

K款:9支郁金香加绣球加桔梗花束

《盗将行》《出山》作者花粥涉嫌抄袭,人设这锅“粥”要花了,人设既然是原创歌手,自然就要接受涉嫌抄袭带来的山崩海啸。
近日,有网友发现民谣歌手花粥“作词作曲”的歌曲,涉嫌抄袭了薛范翻译的苏联歌曲《妈妈要我出嫁》。对此,3月3日晚,花粥发布致歉声明,称在打包上传平台时出现工作疏漏,愿意承担一切法律责任。

花粥,对喜欢民谣的人而言,评价也呈现两极化:喜欢的奉为心头好,不喜欢的人则非常不屑。在“抄袭之瓜”炸裂前,她还是属于歌比人红的那种,《盗将行》、《遥不可及的你》、《出山》等,不可谓不知名。
而且,《盗将行》和《出山》曾先后在短视频平台刷屏。这对于一位创作型歌手来说,可以作为不小的成就,也足以说明她具备驾驭大众流行的能力。但是,歌词和歌名都是别人的,作词一栏却标注了自己,说是“工作疏漏”——虽然不是不存在这种可能性,却显得过于牵强。在《妈妈要我出嫁》出了岔子后,很快有网友又指出,最近火遍抖音的《出山》同样涉嫌抄袭,2018年9月,花粥和王胜男合作的《出山》编曲被网友发现并不是她们自己做的,而是来自德国说唱歌手Kram D的《Anders Als Ihr》。《出山》则是由王胜男购买了《Anders Als Ihr》编曲的使用权之后由花粥重新作曲和填词作成的。据当事人说,由于《Anders Als Ihr》的伴奏是由制作者BachBeats公开在国外音乐制作网站上的,而王胜男付费购买了这个伴奏,两人也在作品中注明了音乐制作为BachBeats,所以实际上这首歌曲并没有构成实质上的侵权。但是BachBeats官方否认了这项权益,并po出王胜男的购买授权书,当中并未包含该项权益。花粥实属侵权。那么,这也是“工作疏漏”吗?似乎不那么好回答了。花粥在民谣界给人的印象是混不吝、人小鬼大。能打破传统、敢拒绝定式,这有积极的一面,有一股创新的劲头。但创新最忌讳抄袭,抄袭是创新的天敌。

H款:27支三色郁金香花束

必须一再重申:面对抄袭,没有双标。抄袭只有抄了和没抄的区别,以及抄多抄少的量化,不存在介乎二者之间的免责地带。 我向来认为,娱乐圈没有什么固定人设,有的只是包装和自然的区别。当潮退的那一刻,我们才知道谁在裸泳。而所谓的潮起潮涌,都只是暂时的,沙滩总有裸露的那一天。 花粥的确有改编的喜好。印象比较深的,她还曾改编过赵雷的《南方姑娘》,作曲基本一样,稍微变动了歌词,针锋相对地唱了一首《北方爷们》。当然,马頔是麻油叶组织的发起人,和花粥肯定相识,只要马頔点头,这算不上抄袭。但照抄别人的,甚至把手都伸到国外,还署上了自己的名字,这就有些洗不清了。被曝抄袭后,我去APP里翻了翻花粥的歌曲留言,不出所料,不少粉丝仍然在为其辩护。典型的一句是“怎么可能有人抄得一模一样?”言外之意,这是“工作疏漏说”。当然,还有一套更成熟、常见的辩词是“人家都已经道歉了”,言外之意,当然选择原谅她啦。但喜欢归喜欢,对抄袭零容忍是底线。 我此前也喜欢听花粥的一首《远在北方孤独的鬼》,喜欢这种东西,是最神秘、最不可理喻的。它或许是唱出了我当时的某种感受和心境,或许仅仅是因为当时我在北方。我虽欣赏,但这不妨碍我第一时间站到抵制抄袭这一边。 因为我喜欢的是歌,或者说是歌正好满足了某个时刻我的需求和认知,而不是迷信某个人。人是会变的,也是最会伪装的,当人设被戳破的那一天,你应该感到庆幸。因为这说明,他(她)离重新做自己很近了,还好不是太晚。 依我说,有些人设,崩得越早越好。崩得早,便改得早,还有机会寻回自己。人设既然是原创歌手,自然就要接受涉嫌抄袭带来的山崩海啸。因为,知识版权不仅是艺人的生命,也是原创的生命。

赞 (1) 打赏

评论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