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花卉

狐嫁女的大结局:狐嫁女最后跟谁在一起

《狐嫁女》小说已经完结了,想知道小说结局如何,那就往下看吧。胡凤楼嘴里一直都吐不出什么好话来,不过当他说到要带我去发财的时候,我还是很激动的,也就原谅了他说话轻薄,于是就问他说:”去哪做什么赚钱的生意?那么狐嫁女的大结局,狐嫁女最后跟谁在一起了呢?

H款:高档礼盒装鲜花:香槟玫瑰11枝、深紫色勿忘我0.3扎

见我问他,胡凤楼就跟我说:”好的堂口,招募仙家,都是为了修行,机缘未到,弟马不得从中强行谋取钱财,不然会损了仙家修行,弟马也会受到牵连,现在你刚出马,还不是谋取钱财的时候。”
“那该怎么办?”
“我不出马,我可以在旁边教你看,不记进我们堂口的看事薄”
出马仙与弟子去看事,每一件事情都是要记录下来的,到了年尾的时候,需要做个总结,现在我们不把这件事情记录进去,也就是说,这就是一单私单,与堂口无关,如果我们遇到什么事情,胡凤楼就在我身边告诉我怎么怎么做,他不上我身,也不用任何的法术,除了跟我说话,什么都不参与,并且还不能用我们堂口的名号去做这件事情。
“这样可以吗?”我有点不相信我自己,万一遇到什么事情,把我命赔了怎么办。
“是你缺钱,又不是我缺钱,你要是不乐意,我还嫌麻烦,要不是怕你以后穷的连堂口都供不起,我才懒得管你死活,真不知道我是不是脑子抽了筋,才会答应胡老太收你当弟马。”
别说胡凤楼不愿意,我还不愿意了呢,不过说起来,要是我不愿意的话,胡凤楼肯定会无所顾忌的加害我,现在有了这层鸡肋般的关系,他一时间也不会对我怎么样,并且他要是想修得正果的话,还得顺带关心下我的生死。
想到这里,我顿时就放心下来,于是就对胡凤楼说:”那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去赚钱?”
“明天吧,今晚我叫别的几个仙家,先去探探点。”
既然是要去看事情了,我也不能把我的人身安全全都寄托在胡凤楼的身上,于是就有点贱的向着胡凤楼笑了一下,跟他说:”那大仙能帮我开下天眼打下窍吗?”
毕竟开了天眼打了窍,我就能看见那些平常我们看不见的东西。
本以为胡凤楼会拒绝,但是没想到,他很爽快的就答应了。
“可以啊!”
“真的吗!”我顿时就惊喜了起来,惊喜的这一瞬间,都忘了胡凤楼杀我全家的事情。
见我开心,胡凤楼顿时就往他后面的沙发上一坐,将腿一打开,跟我说:”过来,学些新姿势,学会了我就给你开天眼。”
我顿时就无语,真是狗腿里吐不出象牙来。
“你不是昨晚才要的吗?”我不爽的说了一句。
“这你一天也知道要吃三顿饭,这种事情,一日三次,不是也很正常吗?”
我看胡凤楼哪里是什么狐狸成精,这怕是泰迪成的精。
“算了,你给你自己开吧。”
我回卫生间,把我身上的衣服换下来,这马不停蹄了一天,累的的都快要虚脱了,洗了个澡,也就上床睡觉了。
早上的时候,我刚醒,就看见胡凤楼已经站在床边穿衣服了,蛮蛮细腰,肌肉结实匀称,浑身都透出一股子健康的活力。
看着他这样子,我就希望有个什么病魔能早日战胜他,免得拖累我,害我一辈子都得给他出马。
“怎么?你老盯着我看干什么?难道你就不怕你色心顿起吗?”胡凤楼说着这话的时候,低头穿着裤子,头上几缕头发掉在他[]光洁的额头上,倒是把他凸显的有几分颓废凌乱的贵气。
“刚才有仙家来说,我们市里有个做生意的,被东西缠上了,现在还没找其他的堂口仙家去看,你要是想接这单子的话,我们就过去看看,就在我们市郊,这男的家里还算是富裕,你帮他看完这事,估计也会给你分个一两万。”
“那东西厉害吗?”我从床上起来。
“暂时还不知道,不过他家这个东西的出现,可能是与风水相关,我只擅长打架斗法,看风水不是很懂,到时候,就看你的命了吧。”
这本来胡凤楼就不能上我身帮忙了,现在这事情也不在他的擅长范围内,这就让我有点慌,于是就问胡凤楼:”那还有其他比较好看简单的事情吗?”
“没有,有也是收不到钱的。这仙家堂口这么多,你又不出名,大点的生意,人家怎么会找你。”
我顿时就有些泄气,命跟钱,当然是命重要,不过没钱我也差不多没命了,于是就跟胡凤楼说好吧,我想去看看,如果实在是看不了的话,我回家继续蹲着吧。
在决定好了之后,我和胡凤楼出门打车,为了方便,胡凤楼此时就变成一只狐狸,跟我一起去。
我们到了市郊区胡凤楼说的那个地方时候,眼前是一座做的还挺别致的欧式别墅,占地面积很大,方圆几里地内的别墅区,也就这么一栋最漂亮的,门前有江流,屋后还有山丘林子,家前不远的地方,就一条马路,大树庇荫,胡凤楼说这跟风水有问题,这就连我一个外人,都感觉住在这里十分舒适,怎么可能是有风水问题。
因为我们是不请自到,在进去想去与这别墅主人交谈的时候,我还有点紧张,万一把我当成是神棍,把我赶出来怎么办?
不过我现在来都来了,总不能白跑一趟,于是就顺着这别墅门前的大马路,向着这别墅走了过去。
因为离市区比较远,再加上周围也没有什么屯子,别墅后面又是山林,所以当我走在这进别墅的路上的时候,就感觉特别的安静,估计住在这里的是些老人家,毕竟老人都喜欢找个风景好的地方养老。
我猜的也没错,当我走到别墅门口的时候,就看见一个老头子,老头子穿着中山装,还挺复古,正在给门口的月季浇水,见我一个生人来了,可能是觉得有些好奇,就多看了我几眼。
我组织好语言,带着狐狸向着这老头走过去的时候,本想客气一番,但一紧张,一句话多余的话也没说,就直接跟着这老人说:”你家是不是出了点什么事情?”
老人一见我忽然问起这个,顿时就有些警惕了起来。
“你、你是谁?”
看着这老人的反应,我就干脆脸皮厚起来,跟他说:”我是来帮你看你家事情的,你家这房子,不干净。”
老人听了我这话后,看了一眼我,又看了眼我身边跟着的狐狸,眼神有些犀利起来,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个什么普通人,问我说:”这是胡仙?”
老人一眼就看穿了狐狸的身份,这倒是让我有点惊讶,不仅是我,胡凤楼也有些惊奇,见他的身份被识破了,于是就变成了人的模样,对着这老头说了句:”没想到你这老头,还有点眼力。”
老人看见胡凤楼从狐狸变成人,笑了一下,然后跟我们说:”没什么,我以前也是个出马弟子。我家的事情你们看不了,回去吧。”
这都还没看呢,怎么就知道看不了?并且老人能看出来胡凤楼是胡仙,他就看不出来胡凤楼的厉害本事吗?
只要我接了老头这单,说不定就能赚到钱,我就再继续纠缠了老人一句:”爷爷为什么说这话?”
老头看了我一眼,又看了眼我身边的胡凤楼,跟我说:”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这个应该就是胡凤楼,胡二爷在胡仙家里数第二,我家是风水出了问题,胡二爷看不明白,这能看明白的,整个东北,也只有长白山的胡爷胡九霄。”

S款:99朵蓝色妖姬鲜花礼盒

狐嫁女最后跟谁在一起
《聊斋志异》中有一则“狐嫁女”的故事,说的是一位胆大刚直的殷天官,在一处无人敢住的宅子里,邂逅一狐狸家族嫁女的场面。故事中的殷天官,其实就是济南历史上的名人——明代大学士、礼部尚书殷士儋。
《聊斋志异·狐嫁女》记载了这样一则故事:历城有一官宦住宅,因宅中时常出现怪异现象,久而久之,大白天也没人敢到里面去。有一天,殷天官与一群书生在一起喝酒。席间,有人开玩笑:“谁能进去住一夜,我们就把这桌酒菜送给他。”听此,殷天官从座席上跳起来说:“这有何难!”于是,他径直进了院子。
殷天官登上月台,发现月台光洁可爱,于是,他便以地当床,以石作枕,躺下了。一更过后,在他神情恍惚间,忽听楼下好像有人沿台阶上来了。于是他假装睡熟了却眯着眼睛偷看,只见一丫头手拿花灯上来了。一看到殷天官,吓得往后退,并对后面的人说:“有陌生人。”不一会儿,上来一老头,走到殷天官旁边,仔细打量了一下,对旁人说:“这是殷尚书,他已睡熟了。我们只管办事情,他为人豪放,不会责怪我们的。”于是,老翁带领大家上了楼。一会儿,往来的人熙熙攘攘,楼上灯亮如白昼。殷天官打了个喷嚏。老翁连忙出来,跪在地上说:“小人有个女儿今夜里要出嫁。不想触犯了贵人,请千万不要怪罪。”殷天官起身,用手扶起老翁说:“我不知道你今夜办喜事,惭愧得很,没有什么礼物表示恭贺。”那老翁说:“贵人光临,我们非常荣幸。”殷天官很高兴,便答应入席。紧接着,乐声大作,新郎、新娘进来了。老翁先教他们向贵客行礼。礼毕以后,众人入席。酒肉蒸腾,香气扑鼻,金杯玉碗的光辉,照亮了酒桌。殷天官没有忘记他此行的目的,于是趁人不注意,暗暗把一只金杯藏进袖中,待返回时,可拿此物作证。然后,他假装喝醉酒了,便一头靠在酒桌上昏睡起来。其他人真的以为他醉了,都没去打扰他。一会儿,所有的人都离开了。待东方破晓,殷天官这才起身。但室内已空无一人,只闻脂粉香和酒气。殷天官从容走出门口,一群书生早已在此等候。殷天官不慌不忙地从袖中取出金杯,书生们惊奇地询问金杯是从何处得来的,殷天官便把昨夜发生的情形告诉了他们。大家一听都当真了,因为一个穷书生不可能拥有什么金杯。
过了几年,殷天官中了进士,他到肥丘任职。当地一位朱公子请他赴宴。酒宴上,朱公子手捧金杯来劝殷天官饮酒。殷天官发现金杯的款式与花纹,与自己取作物证的那樽金杯一模一样。殷天官疑惑不解,问这金杯是哪里制造的。朱公子回答:“金杯一共八樽,是传家之宝,珍藏已久。遗憾的是,不知为何少了一只,我怀疑是家人偷走了。但十多年来尘封未动,并无挪动的痕迹,真是叫人不解啊!”殷天官笑着说:“金杯大概成了仙物吧。我家里有一只,应当奉献给你。”酒席散后,殷天官派人把金杯送过去。朱公子看后大吃一惊。亲自去谢殷天官,并问金杯从何而来。殷天官便把几年前废宅发生的事原原本本地讲了一遍。他们这才知道,千里之外的东西,鬼狐都可以随时取用,但它们终究还是不敢据为己有。
《狐嫁女》虽然是一个带有神话色彩的聊斋故事,可是故事中的人物则是真实的,殷天官就是济南历史上知名的殷士儋。
殷士儋,济南人,明代嘉靖二十六年的进士,因其曾经官至礼部尚书、武英殿大学士,当地群众尊称其为“殷阁老”。现在,他的墓还在市中区党家庄镇殷林村北侧的凤凰山下,殷林村里的殷姓人家,据称都是“殷阁老”的后人。
据说“殷阁老”还有一个墓,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整个墓地的规模还比较大,在墓地的南测,有高高的牌坊、长长的神道以及石虎、石马、石羊等众多石像。每逢春节,村里所有殷姓人家,都要到族内长者家中,对者殷士儋的画像叩头祭拜。但遗憾的是,在“文革”期间,整个殷士儋的墓地遭到严重破坏,牌坊也被拉倒了,神道被扒了,两侧的大石像也被砸了。就连珍贵的殷士儋画像也被迫烧掉了。
虽然如此,但是,殷林村里的殷姓人家还是一如既往地热爱着殷士儋,关于“殷阁老”的种种传说,依旧一代代地口口相传着。
殷士儋曾经当过明朝隆庆皇帝的老师,在他为隆庆皇帝讲学时,每每谈到历史上的君王道德以及如何治理国家的时候,总是神情激动,听得隆庆皇帝大为感动。关于他是如何教隆庆皇帝的,村民们说起来,神情飞扬,且极为自豪。甚至还有人引经据典说上几句文言文。
历史上的殷士儋为官清正,体察百姓疾苦。曾经有一年,殷士儋得知民间有灾,便进谏皇上,请求实行德政,宽缓刑罚,节省用度。并建议朝廷官员多多访问民间疾苦。殷士儋还是一位仗义执言、敢于进谏的良臣。但是,在明代后期,党争甚烈,刚直不阿的殷士儋自然受到排挤,于是,在他五十岁的那一年的十二月,辞官回到了济南老家。
故事紧扣的历史索材,塑造了高风亮洁的殷天官这个人物形象。并很好地将离奇的故事布景穿插,昭示当时社会的腐朽。并赞颂了殷天官这种在腐朽烟运的笼罩下尚能凌寒独自开,坚持正义的精神。

赞 (0) 打赏

评论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