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花卉

挠脚心文章赏析和挠脚心图片欣赏

挠脚心,顾名思义就是指对脚心进行挠痒。挠痒痒作为一种恶作剧,经常被当作娱乐项目来进行,例如比谁最先笑出声、谁最怕痒、看谁笑的次数少。挠脚心或用来惩罚别人。请欣赏下面挠脚心文章和挠脚心图片。

挠脚心图片


挠脚心图片


每个人说起自己的童年趣事,都有一箩筐。我也不例外。我的童年里除了臭美照镜子,还有很多其他事。比如:挠脚心。一般人被挠脚心时都会笑的不行,笑到岔气、求饶。我不是一般人。我喜欢挠脚心,不对,我喜欢被挠脚心。但是没人愿意给我挠,除了我哥。尤其是到了中午的午觉前,我就求着我哥给我挠脚心。我霸气的躺在自家沙发上,我哥可怜巴巴的坐在我的脚后头。我把整双臭脚都放在他腿上。调整到自己最舒服的状态,我就心满意足的准备享受了。挠脚心时的力道,不能太重。下手太重,会疼。不能太轻,力道太轻没感觉,还不如不挠。我哥已经被我折磨成了挠脚心的专家。没等他挠个几分钟,我就舒舒服服的睡着了。有时不困,不想睡午觉,也耍赖皮让我哥给我挠。可怜的哥哥,一个手抱着脚,一个手挠啊挠。他自己已经困到闭起眼晃着脑袋摇着头。我用脚趾头戳一戳哥哥的手,让他一下子惊醒过来,不准他睡。我真是天底下最可恶的妹妹,竟然连哥哥的午觉都要剥夺。当然,只要哄我睡着后,他就可以去睡了。我哥哥比我老实,我会用父母给的零用钱诱惑哥哥。每次挠脚心到我睡着,我就支付他2角钱,那时的两角钱可以买好多糖,可以买好几个冰棒呢。最开始,我还挺讲信用,每次把零用钱都消费在挠脚心上。后来,又贪吃又贪玩的我,把钱挥霍光了,于是就口头承诺,先欠着。等爸妈又发零用钱时,就还给哥哥。可是,后来,欠着欠着,都习惯了,我变成大赖皮,没有还哥哥,哥哥也没要。现在想来,我这辈子,最大的债主,是我哥啊!同一家的孩子,怎么会区别这么大。一个老实,一个狡猾。一个节俭,一个浪费。哥哥后来告诉我,他当时存了很多零用钱。我问他放在什么地方。我哥说,在家里储物过道的屋梁上。哇塞!!我一下子对老哥崇拜的不行,那时他也才几岁而已,是怎么爬上去的哦。偶像!没谁了!三岁看大,七岁看老。哥哥现在做事还是比我踏实,老实本分。我呢,还是没有提当年挠脚心时欠他钱的事,我准备赖皮一辈子。谁让他摊上我这般调皮的妹妹呢,只好认栽吧。童年里,老爸老妈都忙,我除了在邻居家跟着大我14岁的芬姨玩,其他时间,都是哥哥的跟屁虫。等哥哥在村里有了几个自己的玩伴,他就不乐意带着我了。他们都是男孩子,整天跑来跑去,打打闹闹,我也跟不上节奏。有时迫于压力(老妈要去田里干活,命令哥哥照看我),他还是带着我。哥哥的玩伴里,有人讨厌我,嫌我是个累赘,有人照顾我,夸我聪明漂亮可爱。(估计这些赞美之词是我脑袋里杜撰的。)去田里拔草,我跟哥哥一人负责一排,我记忆里是棉花地。都是几岁的孩子,跪在地上,用小手去把每一颗棉花周边的杂草拔掉。还没干完几米,我就出馊主意,喊着哥哥去田间地头玩游戏。那时,没有玩具,泥巴、草、枯树枝干干,就是我们最好玩的玩具。(我觉得这些玩具比我女儿现在的塑料玩具好玩一百倍,不夸张。)有一种游戏,叫做:按方。就像是类似下棋的填充游戏,你按一个,我按一个,比拼谁先凑成一排一行,或者谁先拼成方格。我记得自己常常是赢家,完全不顾及哥哥的感受。估计我可能也输过,但是记忆里把我输掉的那部分删除了,哈哈哈哈。转眼,我跟哥哥都长大了,都有了自己的小家庭。联系很少,毕竟我哥没我脸皮这么厚,不善于表达。但是每每我有什么事,我哥肯定是最先站出来的,他给了我十足的安全感。他让我知道,不论岁月如何流转,他始终会在我需要的时候,陪在身边。大学毕业后,我留在了南方。只有过年时才会回老家团聚几天。即便距离遥远,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些时刻,哥哥都不曾缺席。我结婚时,下雪天,哥哥开车十个小时,十分惊险。(老天对我的婚姻有意见,我自己也有意见。这帐以后再算。)生两个女儿时,哥哥也都来我这边帮忙和陪伴。有时,只是充当司机那么简单。他不爱做声,默默付出。我哥,也是个大孝子,对父母很孝顺。和我不同的是,我为父母做一点点就大声宣传。而我哥,还是那么老实低调,他默默的做着该做的事情。哥哥不多话,但在我心里,他却有坚实的臂膀,撑起我整个娘家。感恩生命里有这样一个哥哥,让我欺负,让我任性。哥,我就是你那个长不大的调皮的妹妹啊,这可怎么办。

我静静地站在窗前,窗外下着雨,点点的雨丝把我的记忆带回到了几年以前……
  她叫柳春,一个个子不高但却很漂亮的女孩儿,跟我是同班同学,因为我们是前后座,所以关系并不很疏远.她很有个性,也很活泼外向,有时候倔强起来有点像男孩子……
  那是在一个下着大雨的暑假的中午,我走在返校回家的路上.由于雨很大,下的时间也很长,路上积了很多的水.我正艰难地在雨中往家赶,忽然见到前面一个熟悉的身影,原来是柳春,心想正好搭个伴,就赶了上去.只见她光着双脚,把鞋放在车筐里,一双漂亮的小脚,在水中蹬着自行车.“嗨!柳春,又见面了,你怎么把鞋放在车筐里了?”
“我是怕鞋里进水,而且光着脚也挺舒服的.”她笑了笑.“你还挺爱惜你的鞋嘛.”
“那是当然了.”她得意地说.
  我们就这样边聊边往前走,突然她的车子好像轧到了东西,轮子一偏,她连人带车,全都摔倒在水里.我连忙上前,把她从水中扶起.当我们扶起车子时,她的一双鞋已经被水冲得无影无踪.她浑身已经湿透了,站在水中不知所措.“你没事吧?”我问她.“真是太倒霉了!”她一脸苦笑.“你是不是很冷?” 她点点头.“这样吧,我家就在前面,你到我家去,等衣服干了再走.” 她犹豫了一下.“我家没人,我爸妈下班都挺晚.”我怕她不好意思,又补充了一句.“好吧,那就给你个面子.”调皮的个性使她忘记了刚才的不幸,又开始有说有笑的.  到了我家,在我的反复劝说下她洗了一个热水澡,我又找了一件妈妈平时穿的衣服给她换上.刚洗过澡的柳春,短齐的头发带着水珠,额前的湿发紧贴在额头上,显得格外的漂亮,还有那小巧玲珑的小嫩脚,让人忍不住想拿在手里摸一摸,要是能挠一挠她的脚心,那该是多美好的事啊.  我们坐在沙发上,她聚精会神地看着电视,而我却不时地将目光投向她那双诱人的小脚.脚型纤细,脚背很白,脚掌红润,十根圆嘟嘟的脚趾依次排列着.她在光脚的时候脚趾总是翘着,这使她的前脚掌总是显得那么光滑,而且脚趾总是很不老实地一勾一勾,更是诱人.我幻想着如果这双脚有一天属于我,那该多好.我随时都可以摸,再挠一挠她的脚心,看着她咯咯的笑……“想什么呢,那么出神?”柳春打断了我的思绪.“盯着我的脚干什么?”糟了,被她发现了!我顿时感觉脸上直发烧:“谁看你的脚了!我……我……我只是觉得电视没意思.”“我也觉得没意思,不如我们打扑克吧.”她这么一说让人觉得就好像是我在她家做客似的.
  “好哇,我也正有此意”,我附和着说,“在沙发上玩不方便,不如坐在床上玩吧.”“客随主便.”她可不跟我客气,身子往被上一靠,两只脚放在床上.可能在家她也喜欢这个姿势.
  我乘机坐到离她脚最近的地方,而且正对着她的脚心,这样可以一边玩扑克一边欣赏她的美脚,也是一种享受.说是在玩扑克,可是我的注意力却从没离开过她那双脚,有一种想挠她脚心的冲动,可就是不敢.我的心紧张得怦怦乱跳,有时甚至连牌都会出错.
  玩着玩着,当我出牌的时候突然一不小心,将牌甩到了她的脚边.我想机会来了,便借着捡扑克的机会,顺势用扑克牌在她脚心上刮了一下.她好像触了电一样,紧张地把脚往后一收.
  “你干什么?”她有些责怪的问我.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去捡扑克.”我怕她生气连忙解释.“原来你的脚心这么怕痒,真是对不起.”只见她一副大小姐的神态:“哼!我才不怕呢.”我知道她倔强的个性是不会承认的,所以我又故意激她:“不怕?那你为什么反应那么强烈?还不承认.”我冲她甩了一下头,表示我根本就不相信.
  “我说不怕就不怕,那你说,你怎么才能相信?”她对我的话表示很不服气.我看我要是不相信,她是死也不会罢休的.所以我想,何不利用这个机会,好好整整这个调皮的丫头.于是便对她说:“那我们俩打个赌,你要是赢了,我就相信你.”“谁怕谁呀!赌什么?”“你敢不敢再让我挠挠你的脚心?”  她犹豫了一下.“不就是挠脚心吗?你输定了,我说过我不怕,你挠吧,本小姐要是笑了就算输!”她对待这个问题似乎挺认真.
  “不过我得先把规则讲一下.”“规则?”“要是不讲规则,怎么决定你是输是赢?”“随便了!”她不屑一顾地说.  “好!首先,为了防止你中途因为发现自己怕挠脚心而逃跑,所以必须把你的手脚绑上;其次,要在你的脚趾间夹上扑克牌,如果你因为怕痒而脚趾乱动,扑克牌就会掉下来,这样你就输了.如果你同意了,那就不许反悔!”“本小姐既然说了就不会反悔!”看来她还没有意识到,她已经进了我的圈套.接下来她那双小脚还不是任我玩弄,看她还神气不!梦寐以求的事就要实现了,我不禁暗自兴奋了起来.  把她的脚绑在哪好呢?我左右环顾着.对了,正好我家的床头和床尾都有木质的栏杆.我真想感谢我的父母当初买这种样式的床,当时是为了防止枕头和被掉到床下,今天却成了我的刑具.于是我便将柳春的手脚分别绑在床头和床尾的栏杆上.因为怕她疼,所以我并没有把绳子绑得太紧. 
 “绑紧点儿!别等到一会绳子开了,说是我弄开的.”
  听到这话我知道我的担心是多余的,看来她根本就没有想到,等着她的是什么样的“酷刑”.接着,我又挑了几张旧得发粘的扑克牌,放到了她的脚趾缝里,一切准备就绪,等着我的将是天堂般的享受.  游戏开始了,她的脚因为刚刚洗过,所以格外的滑,谁都是道这时候的脚心是最敏感的.刚开始我并没有使劲,我的手指顺着她脚心上的纹路来回游走.只见柳春好像意识到了自己的脚心的脆弱,可是为时已晚,她只能咬牙坚持着.因为被绳子紧紧绑着,再加上又不能将夹在脚趾间的扑克牌弄掉,所以她的脚是一点都动弹不了,这使我更加肆无忌弹的玩弄着这双漂亮的小嫩脚.  渐渐地,我加快了频率,也稍稍加大了力道.我已经明显地感到她的脚在微微地颤抖,看她的表情,也略带了几分痛苦.她紧紧地闭着嘴,再也不像刚才那样嚣张,我知道只要她一张开嘴,等着她的就是停不下来的笑.  我继续着我的动作,仅仅几分钟,她的额头已经渗出了汗珠,可是她硬是挺着没有笑出来,只是她的身子也开始轻轻的扭动.看起来她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
  “柳大小姐,感觉怎么样?我看你已经不行了,别再逞强了,你要是认输我就放了你.”我知道她是不会认输的,我故意这么说是想让她开口说话.果然她还是不服气,想要回敬我几句,可是她刚一张开嘴,还没等说话,便先咯咯咯地笑了起来.
  有了她的笑声做伴奏,我挠得更加起劲了.更快的频率,更大的力道,每一个能让她的脚颤抖的地方,我都会重点照顾.渐渐地,柳春的呼吸越来越急促,笑声也越来越大,头和身子都在剧烈的扭动着.终于,她决定认输,拼命的来回抖动脚趾,想把扑克牌弄掉,因为这样就可以判她输,她的“酷刑”就能结束.幸好我早就料到,所以特意挑了几张发粘的扑克牌,任凭她怎样抖,扑克牌就是不掉.再加上我的小动作,几张快要掉的扑克,又让我重新放了回去.
  十分钟,二十分钟……事情就这样继续着,似乎永远都不会结束.柳春也已经意识到,无论她怎样努力,扑克牌都不会掉下来.此时的她已经将什么输赢,个性,面子都抛在了一边.“……啊哈……哈……我……我……认……认……输了,哈……哈哈……快……快……放了……我吧,我……我……承认我……最……最怕挠脚心了……哈哈哈……”看着她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我真想放了她,可转念又一想,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挠她脚心,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今天就挠个够.
  “别太谦虚了!你看看你脚上的扑克牌还没掉呢.这才刚刚开始,好戏还在后面呢!”“求……求求你了……我……我受不了了啊……哈哈……”  机会难得,我狠下心,取来了我的牙刷,在她最软最嫩的脚心里刷了起来.柳春顿时如遭雷击,整个人连带着床都开始抖动,两只脚在绳子里拼命地挣扎,绳子已经将她的脚踝勒出了一道深深的印痕,原来的笑声已经变成了叫喊.可这一切还是不能阻挡残酷的牙刷.柳春现在所能做的只有忍,尽管她早就忍不住了.我尽情地搔着,根本不去管那几张扑克牌还在不在,因为我知道,在这一刻,这双脚属于我.狂笑、叫喊、挣扎将我包围,我尽情地享受着……“……啊……啊……哈哈……放……放了我吧……啊……啊……”“让我放了你?可以,不过你得答应我,以后每天都要到我家来让我挠你的脚心,直到假期结束.”
“啊……痒……痒死我啦……求求你……饶了我吧……我……答……应你,我答应你……只要放了我……我……什么……都……都……答应你……哈哈哈……”这时她已经不惜一切代价来换取停止挠脚心的酷刑.  看到她眼角的泪花,我停了下来,把绳子解开.“怎么样,你输了吧?”她长出了一口气:“我到你家来做客,你却这么欺负我,我以后不跟你好了!我要回家了!”我看到她有点生气,也觉得刚才是有一点过分.  “对不起.可是我……我真的很喜欢你的脚.”我看事已至此,也没有什么挽救的余地了,干脆一切都说了吧.她没有再埋怨我什么,向我借了双拖鞋,拿起她的湿衣服:“借你的东西我会尽快还你的,我走了.”说完转身就走.  我没有想到一切会结束得这样快,一个人在门口愣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因为今天的事,失去一个朋友,我简直太傻了.整个一个晚上,我都心神不定,吃了晚饭,便早早睡了.
清晨,当我醒来,爸妈都已上班去了.吃过早饭的我,百无聊赖,刚想打开电视,突然门铃响了.我打开门,原来是柳春.她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满面春风,还是像到了自己家一样,没等我让,就毫不客气地进了屋.  “我郑重声明,我今天来有两件事”,她一本正经的说,“第一,我是来还你衣服和拖鞋的.”  这很让我感到奇怪,还有第二件事?是不是要告诉我要与我绝交?因为昨天我可把她折腾得生不如死.  “第二,就是……”她说到这有些脸红,“第二件事就是,我来遵守我的承诺,本小姐说话算话,我昨天既然已经答应你,就不会失信!”“你答应我什么了?”我根本就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为了不引起误会,还是小心为妙.  “呆子,脑子不好使呀!昨天你说要你放了我,除非我答应每天都来你家,然后……让你……让你……”说着她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不过你可得轻一点,别把我弄疼了……”  我使劲地掐了自己一下,才确定自己不是在做梦.  “你知道吗,脚心是我的命根子,我平时自己都不敢碰,昨天你可差点要了我的命,那种感觉就好像无数的蚂蚁在身体里爬,可手脚又被你绑着,躲都没处躲.”“哈哈,昨天放了你,今天你可没那么幸运了……”
  从那天起,便有了她在身边陪伴我,暑假的每一天都好像变了个样.可是由于父母的原因,柳春还是没能成为我的女朋友,留给我的,只有那个雨天和那个与她在一起的暑假的丝丝回忆.
  不知是缘分,还是天意弄人,我和柳春虽然不在同一个高中,却偏偏走进了同一所大学.开学报到的那天,我又看见了这个曾经带给我拿无限美好暑假的姑娘,她依旧是那么地开朗,仿佛她见过的人都是她的朋友.经历过第一次的爱情失败,我们之间似乎疏远了许多,当我们的目光相遇时,却在相遇的瞬间又分开了.  “嗨!没想到你也考到这儿来了.”她又像以前一样,首先打破尴尬.“可能我俩终究还是有缘吧!”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说罢便又是片刻的尴尬,目光又从彼此的脸上滑过.我无意之间看了一眼她的录取通知书.“不会吧,又分到一个班了.”我自言自语了一句,此时心里真是说不出是喜是悲,我希望这样,可又害怕这样……

赞 (66) 打赏

评论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