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花卉

游戏过度产生幻觉 躲避追杀上山生活

打游戏过度沉迷导致昏倒的事情不少,但玩游戏到产生幻觉并因此失联的还是第一次听说。据钱江晚报消息,近日,浙江宁波一农村小伙小林莫名失联12天引发关注。据其家人介绍,小林疑似因沉迷游戏产生幻觉,找到他时,他神情紧张,一度不让人靠近。

我吃西红柿照片


消息如晴天霹雳,在小小的岙底村炸开了锅。
岙底村,位于宁波象山县定塘镇的东北部,三面环山,山坡上种满了橘树。
这些天,不管与林家有没有关系的村民,都放下了手头的活,帮忙找人。警方和民间救援队也参与进来,但小林依然下落不明。
前天(24日)中午,好消息传来,有邻村村民在橘园里发现了20岁的小林,人还活着。此时,离小林失联已经整整12天。
小林的家人告诉钱报记者,小林疑似玩游戏产生幻觉离家出走。
离家前一晚喝了点小酒
昨天(25日)上午,钱报记者联系小林堂哥林先生时,他说堂弟已经被送往宁波一家医院检查,目前精神状态还不错。
“非常感谢大家的关心。”感谢之余,堂哥也向钱报记者详细介绍了事情的经过——
小林今年20岁,离家的前一天晚上(11月12日),心情不错,当晚还与亲戚们喝了几杯酒,回到家之后,说头有点晕乎乎,先睡了。
第二天早上7点左右,小林反常地起了个大早。父亲以为厂里(小林在离家不远的一家小汽修厂里做学徒工)有事情,就没在意这个细节。父子一起吃早饭时,还有问有答。小林跟父亲说,没什么胃口,饭太多了吃不下,还往父亲碗里分了一点。
后来,林父临时有事先出去了下,回来后问妻子:儿子去哪儿了?妻答:不知道。刚开始夫妻俩也没觉得啥,可找了三四天后,隐约感觉到事情不妙,遂报警。
小林突然离家,也让这个平静的小山村炸开了锅。
村支书李玉定立即组织100多个村民上山寻找。不管是年轻的还是年纪大的,都上山了,还有几个听闻此事在外工作的村民,也专门请假回来。
橘子地里一个人影正是他
岙底村坐落在山坳深处,要想在一大片密密麻麻的山林中找人,难度可想而知。
在找寻过程中,山顶搭建铁塔的施工人员称,他们曾见过小林。“他说有人要追杀他,手上、脸上、衣服都被刮破了”,施工人员以为小林开玩笑,并没太在意。
根据这一线索,村民们在附近展开了地毯式的搜救,三五米一个人,一字排开,然后往前推进,连着几天,还是没有任何发现。
与此同时,象山当地公安民警和八九支民间救援队也同步抓紧摸排。
“我们沿着山沟、水库旁找寻,但一连几天也没有任何线索。”象山雄鹰救援队队长胡可说。
这漫漫山野,小林究竟在哪?他还能坚持多久?
就在大家一筹莫展之际,11月24日中午,从邻村传来了一个好消息,人找到了。具体场景是:正在山坡上采摘橘子的村民听到了动静,一个身影从山坡上滑了下来,一看,就是小林。
橘农发现他时,小林精神有些恍惚,但意识还清醒,能正常交流。橘农给他剥了橘子,小林一连吃了十来个,橘农还给他拿来饼干和八宝粥,已经饿到极限的小林狼吞虎咽起来。
随后,橘农拨打了110。
“被发现的地方,离岙底村就隔了个山头,旁边有一个水库。”象山公安局定山派出所所长陈铖告诉钱报记者,“当时小林并没有回家的意愿,经过大家的劝说之后才回去的。”
打游戏过度出现幻觉
前天中午12点半左右,堂哥林先生接到派出所的电话,说人找到了。他第一时间赶到现场。
“看到我的第一眼,他说不要靠近,精神高度紧张。”堂哥回忆,后来等他爸爸到了之后,小林绷紧的神经才慢慢缓了下来。
“他情绪稍微稳定后,我就问他这几天在山上怎么过来的,他说就吃了点野果子,渴了的话喝点泥浆水。”
至于为何要离家出走,堂哥认为很大可能是小林“游戏过度,产生幻觉”。
“我问他为什么要离家出走,他说他看到满山遍野都是被枪扫射的人。”在和堂弟的交流过程中,堂哥发现堂弟的脑中永远走不出追杀的环节。
钱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小林是家中的独生子,父母对其比较溺爱,要什么给什么,平时与外界交流不多,经常沉溺在自己的游戏世界中。
在这个事情发生之前,家人是知道小林喜欢玩游戏的,但不知道他已经沉迷得这么深。
据小林身边人透露,小林有6部手机,还有一台手提电脑,上面装了好几款暴力游戏。这次离家,他一个手机也没带。

从2018年6月20日起,游戏成瘾正式被世界卫生组织列入精神疾病,并将通知世界各国政府将游戏成瘾纳入医疗体系。
WHO表示,游戏成瘾的症状包括:
1、无法控制地打电玩(频率、强度、打电玩的长度都要纳入考量);
2、越来越经常将电玩置于其他生活兴趣之前,即使有负面后果也持续或增加打电玩的时间。
如果以上行为持续12个月以上或者非常严重但少于12个月,那么就会被医生确诊游戏成瘾。
15到19岁人群需要被重点关注
第四十一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12月,我国网民规模达7.72亿,其中学生群体规模最大,占比为25.4%。更引人注意的是,孩子们的“触网”年龄越来越小。有课题组曾在2010年和2017、2018年分别进行两次采样调查,结果显示,我国青少年对网络游戏等成瘾行为有加剧趋势。
国内较早开展网络成瘾治疗者、解放军总医院网瘾治疗中心主任陶然称:“游戏成瘾,早就应该纳入精神疾病!”
陶然曾表示,15~19岁是最易出现游戏成瘾的年龄段,这主要与他们大脑尚未发育完全,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尚未成熟,自制力较差、好奇心较强,学业、家庭及人际关系压力大等有关系。
更为严重的问题是:游戏成瘾者低龄化趋势越来越明显,留守儿童成为亟需关注的群体。
陶然认为,游戏成瘾肯定是一个单独的疾病。国际上很多研究发现,长期沉迷游戏者的神经递质、多巴胺等都发生了改变,大脑不同程度受损。2009年,陶然通过核磁对60个病例进行的研究发现,游戏成瘾者的大脑额叶比正常人缺血8%~10%,这将导致自制力下降。与此同时,游戏成瘾者往往可伴有多种躯体症状,如视力下降、键盘手、颈椎病等。
游戏成瘾的危害极大,总体上看,表现在以下四方面:
1、严重影响社交能力。成瘾者往往沉浸在游戏的世界里,不愿与人交往;
2、导致社会能力丧失。不上学、不工作,未来堪忧;
3、认知变得固执、偏执,行为怪异。为了网络游戏,其他一切不管不顾,不洗头、穿尿不湿者大有人在;
4、情绪问题严重。很多人伴有严重的抑郁、焦虑等。
在陶然看来,将游戏成瘾纳入精神疾病好处甚多,其中之一便是将打击社会上鱼龙混杂的网瘾戒断机构。“既然确定为一种疾病,那么只能由医疗机构来进行诊疗,这将在极大程度上推动游戏成瘾者接受科学、规范的治疗。”陶然表示,这也将挽救一大批青少年,长期看有助于降低犯罪率,减轻社会负担。

赞 (0) 打赏

评论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