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花卉

“鲜花献英雄”“鲜花外卖送烈士”的鲜花电商市场

收货地址为兰州市烈士陵园的鲜花外卖
最近,兰州市烈士陵园和平时有点不一样。明明是工作日的早上,园内却能看到不少访客,一改往日冷冷清清的氛围,遍地的鲜花让人感觉暖意十足。
原来,在得知“新时代卫国戍边英雄官兵”的事迹后,社会各界的群众纷纷来到安葬了卫国英雄陈红军的兰州市烈士陵园献花,缅怀烈士,寄送哀思。
烈士陵园工作人员介绍,从21日早上开始,就有群众自发前来献花,人数从第一天的300多人到今天的600多人,其中很多都是外卖小哥,有的一天能来三四趟。
外卖小哥手中捧着的鲜花,是一些外地无法亲自前来缅怀的群众通过鲜花外卖的方式寄送的。他们先将写了留言的卡纸寄给当地花店,再由花店找外卖小哥连着花一同代送。
这种“虽不能至,心向往之”的举动,让网友们甚是感动,于是“收货地址为兰州市烈士陵园的鲜花外卖”当即登上了微博热搜榜首。看到热搜很多网友才知道,原来鲜花也能当外卖送。
其实,早在7、8年前,鲜花外卖就已经崭露头角,并在2015年形成了一个初具规模的新兴市场——鲜花电商。根据艾媒咨询的数据显示,2017年鲜花电商市场的规模已达到120亿元,预计2021年增长到500亿元。
难以想象,如此垂直的领域,竟也能有如此庞大的市场。

鲜花外卖送烈士


鲜花电商,优化传统供应链
别看鲜花行业产品单一,但它可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有着一条完整的产业链。传统产业链从上游到下游大致可分为采摘源头、采后管理和终端销售三个部分。
采摘源头,即花农和种植商。我国的花卉产区,主要分布在四川、云南及东部沿海地区,其中云南是重点产区,全国70%的鲜切花(活体植株上切取的花)产自云南,光是个体花农就多达60万人,可见货源之丰富。
不过,由于文化程度不高、技术水平较低、资金实力不足以及基础设施较差四大原因,传统花农在品种研发、产量稳定性以及品质方面都存在一定的缺陷,难以满足鲜花电商受众的需求。因此,近年来有兴起了不少花卉种植企业,他们成为了鲜花电商主要的货品来源。
采后管理,即交易市场和批发商。鲜花是典型的非标品,定价直接取决于品相的高低。因此,鲜花产业的交易市场和批发商的任务远比一般行业艰巨,他们要在加工包装和储存上花大量心思,严格控制温度和湿度,防止导管堵塞以及包装挤压等情况。
正是因为加工和保存的难度,传统采后管理环节需要高昂的成本,必须层层加高价码才能保证利润,所以消费者最终买到的价格往往是成本价的好几倍。
而鲜花电商的创新点就在于优化了采后管理环节,取代了交易市场和批发商的角色,直接从花农和种植商手里买花,减少中间加价环节,降低了采购成本。
同时,在供应链维度,鲜花电商也更为科学,在花田直采后会将花卉集中送到产地大仓进行预处理,再配送至城市分仓处理加工,然后由合作的物流公司送到消费者手中,全程采用冷链陆运,最大程度上降低损耗率。
要知道,传统鲜花运输主要采取空运,不仅会因缺乏专业温湿度监控设备不易保鲜,而且会因出现航空管制等情况发生延误,存在一定风险,所以整体鲜花损耗率在30%以上。供应链的优化,带来的是整体效益的提升。
正因为鲜花电商低价、便捷的特点,它才会受到年轻消费者的青睐,才能撑得起这个500亿的消费市场,并吸引到一笔笔投资,京东、拼多多、美团等巨头也争相入局。

兵乓菊花束


鲜花电商,昙花一现?
尽管有着稳定的需求和充足的货源,但鲜花电商们最近的日子并不好过。
天眼查数据显示,从2013到2017年,鲜花电商领域共完成融资47笔融资,但2017年以后却急转直下,融资寥寥无几。2019年甚至只有花加一家公司拿到了融资。
如果说头部玩家尚可以“吃老本”续命,那么鲜花电商领域的中小玩家就只有黯然离场的份了。比如有鲜花电商“门客生活”于2019年倒闭,“购花”“最美花开”于2020年倒闭。
即使是勉强留下来的鲜花电商,也频频传来负面消息。比如2020年5月,罗永浩在直播间推荐了鲜花电商“花点时间”的520玫瑰礼盒,却有大量用户反映收到烂花,最后只能以三倍价格退款收场,弄的鲜花电商一时声名狼藉。

G款玫瑰花花束


鲜花电商之所以问题重重,主要原因有二。
为了与线下花店竞争,鲜花电商必须将价格压低才能弥补流量上的劣势。而鲜花又是个同质化较为严重的产品,想在竞争激烈的线上赛道脱颖而出只能打价格战,低廉的定价自然没有多少利润可言。
有人曾算过一笔账,花材的平均成本为5元,产地物流和同城物流成本在6元至8元,再加上保鲜剂、花材损耗、售后理赔等成本,人工、场地、营销等开支,99元4束花这样的价格是根本不可能盈利的。但这个定价甚至已经算高了。
鲜花大多是用来送人的礼品,并不是随随便便就能退换的。如果收到了烂花,消费者损失的并不只是金钱成本,更是无法估量的社交成本,这就注定的鲜花电商领域的投诉要远高于其他行业。
为了提高产品质量,降低投诉率,鲜花电商只能从供应链入手。但如果由“外包”负责各个环节,可控性就不会很高,质量上不去。而如果自建供应链,又会是一笔庞大的支出。
因此,如果无法摆脱盈利的困境,鲜花电商终究只能是“昙花一现”,无法长久美丽。

赞 (1) 打赏

评论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