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花卉

花艺设计中插花作品要学点美学

“花是美的。”想必,人人都知道。如果提问:“花儿为什么美?”你能答上来吗?美是好东西,没有人可以离开它。研读美学,或许会觉得深奥得叫人头疼。我们推荐花艺行业同行们,在学习花艺设计中,读点美学的书籍,学点美学的知识,触类旁通,在提高自我美的意识的同时,提升花艺设计的品质,提升中国花艺行业美的品质。自然花卉推荐宗白华先生的《美学散步》,“诗和春都是美的化身,一是艺术的美,一是自然的美。”花艺设计的过程是创造美的设计~

F款24支红色玫瑰瓶插花


宗先生一生著述不多,而《美学散步》则几乎汇集了其一生最精要的美学篇章,也是先生生前唯一的一部美不著作。初版于1981年,此次重版,除新增若干照片、校正部分错字外,基本保持原貌。对于这样一位源生于传统文化、洋溢着艺术灵性和诗情、深得中国美学精魂的大师以及他散步时低低的脚步声,在日益强大的现代化的机器轰鸣声中,也许再也难以再现了。然而,如何在愈益紧张的异化世界里,保持住人间的诗意和生命的憧憬,不正是现代人所要关注的一个世界性问题吗?而《美学散步》正好能给我们以这方面的启迪。

B款:多色紫罗兰瓶插花


“美从何处寻”

宗白华先生曾在《看了罗丹雕刻以后》一文中写下这么一段话,“我们知道‘自然’是无时不在‘动’中的。物即是动,动即是物,不可分离。这种动象,积微成著,瞬息变化,不可捉摸。能捉摸者,以非是动;非是动者,即非自然。照像片于物象转变之中,摄取一角,强动象以为静象,以非物之真相了。况且动者是生命之表示,精神的作用;描写动者,即是表现生命,描写精神。自然万象无不在‘活动’中,即是无不在‘精神’中,无不在‘生命’中。”

大千世界,大美无言。它无处不在,随性可循。我们每个人都是美的拥有者和追求者。

上海人民出版社从宗白华先生三十多篇美学论文中,精挑细选二十二篇,汇集成册出版,题名为《美学散步》。这是一本难得的高水平的美学文集,每一个想钻研美学,特别是想研究中国古典美学的人不可不读,它对了解宗白华先生的美学思想和中国古代美学精华,提高我们的美学修养,掌握艺术规律,丰富审美体验都会起到很大的帮助作用;而在人文精神缺失的今天,阅读它更能提供我们所亟待补充的营养,丰富这个已被物质主义和拜金主义污染殆尽的世界。

P款:玫瑰马蹄莲绣球花艺术插花


《美学散步》可以看作是宗白华先生六十多年美学探索生涯所形成美学观、艺术观的一次完整诗化叙述。从五四到当代,中国的美学家们多从哲学建构人手去探讨美学的一些基本问题,形成了“主观派”、“客观派”、“主客观统一派”、“实践派”等不同流派。尽管他们都有自己的研究视野和关注领域,但在基本的方法上却又有某些相似之处。这便是追求理论的严谨、完整、系统,力图在寻求理论圆满的同时找到通往美学殿堂的道路。在这些美学家中,宗白华先生的切入视角比较独特,他并不在意宏伟的哲学建设,而是以一颗素朴纯净之心融人生活、自然和艺术,在与大千世界碰撞中发出点滴感悟,然后像涟漪一样逐渐延宕开去,终于容纳了无穷的美学境界与空间。他一方面坚持艺术审美是超现实超利害关系的形象直觉的特点,另一方面,他在社会实践上又是抱着一种积极人世的生活态度。他不像王国维那样悲观,也不像朱光潜那样同现实保持着很大的距离,又不像同时代很多人那样把美学、文艺完全依附在政治上面。他的《美学散步》和朱光潜的《诗论》、《悲剧心理学》、李泽厚的《美的历程》相比,缺少系统完整的理论骨架,但是又显得更加灵动飘逸,在审美精神上与王国维的《人间词话》接近。作者娓娓而谈,层层展开,语气和蔼亲切。深入浅出的探讨中又显出认真严肃,大量的引用给人信手拈来的感觉。丰富的学识使他的文章充盈饱满、圆润和谐又充满思考的张力,敏锐细腻的感觉使他的论述洋溢着艺术灵性和诗情。正如李泽厚所说,他们二人“年岁相仿,是同时代人,都学贯中西,造诣极高。……但……朱先生的文章和思维方式是推理的,宗先生却是抒情的;朱先生偏于文学,宗先生偏于艺术。朱先生更是近代的,西方的,科学的,宗先生更是古典的,中国的,艺术的。朱先生是学者,宗先生是诗人……。”

美是心灵节奏的自由表现。心灵、自由几个关键词贯穿了全书的始末。细雨下点碎落花声,微风里飘来流水音,美的无限内涵不断等待我们去发现、去拓展。“散步的时候可以偶尔在路旁折到一枝鲜花,也可以在路旁拾起别人弃之不顾而自己感兴趣的燕石。无论鲜花还是燕石,不必珍视,也不必丢掉,放在桌上可以做散步后的回念。”

赞 (1)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