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花卉”走向花团锦簇的电商新时代

继电子商务成为热门之后,“互联网++”成为一种新的名词吸引各行各业前去探索。花卉产业作为一种传统产业,跟其他行业一样早早地就“触电”了,但效果如何?业界反应“并不理想”,物流短板、技术短板、质量短板严重制约着传统花卉行业向电子商务跨越。“互联网+”作为一种传统行业+互联网思维的新方式,或许可作为一种新的探索,引领传统花卉产业走向花团锦簇的电商新时代。

Q款10株蝴蝶兰盆栽


蝴蝶兰的悲哀:产能过剩
花卉作为传统农业的一个分支,也遭受着海南农产品经常遇到的情况:增产不增收,产品滞销严重。菜贱伤农的悲剧同样也出现在花卉领域,蝴蝶兰就是一个极端的例子。
蝴蝶兰是海南人民非常喜欢的一种花,希腊文原意为“好似蝴蝶般的兰花”,素有“洋兰王后”之称,因其独特的花瓣、明艳的色彩、细长的花梗受到花迷们的青睐。
“蝴蝶兰是一种品性很高的植物,好看又好养,既美观又能愉悦心情,很多人都喜欢买盆蝴蝶兰放家里。”邵立辉做了17年的蝴蝶兰销售,亲自种植蝴蝶兰也有5年时间了,说起蝴蝶兰滔滔不绝。
邵立辉告诉记者,最初蝴蝶兰价位很高,一盆蝴蝶兰动辄上百元,好些的甚至高达上千元,可以说是“身段高贵”。但近年来,尤其是从2012年以后,蝴蝶兰渐渐“放下身段”走入寻常百姓家。
“主要是政府采购部分的大量缩水,使销售终端受到重创。在2012年以前,政府采购这块占市场总额的65%左右,这部分份额被突然拿掉后,大量蝴蝶兰被积压,造成蝴蝶兰价格的直线下降。”邵立辉说。
2013年对于蝴蝶兰来说是黑色的一年。据业内统计,2013年蝴蝶兰瓶苗上市总量约为1亿株,比2012年增长81%,但是,由于成品花剩货严重,许多厂商的温室没有腾出空间进新苗,导致蝴蝶兰种苗销售惨淡,价格大幅下跌。为销售种苗,种苗商们使用浑身解数依然有大量种苗卖不出去,即便如此,有魄力扔苗的种苗商依然是少数,自行生产成为主要应对方式,但这种方式将风险转移到了下一轮竞争中。2014年,蝴蝶兰上市量大幅增加,销售压力有增无减。
“但这并不意味着蝴蝶兰的前景是灰色的,目前蝴蝶兰产业面临一个转型期,虽然政府采购的幅度缩减,但是家庭消费的比重日渐上升,这是一个机会,如何把握这个机会是目前蝴蝶兰产业所需要着力解决的事情。”邵立辉说。
薄利的争抢:几元利润三层中间商
产能过剩造成蝴蝶兰价格一路走低,邵立辉告诉记者:“即使是如此薄的利润,仍有至少三层的中间商在进行利益分割,结果谁都想赚钱,谁都没有赚到钱。”
他指着一盆大辣椒品种的蝴蝶兰告诉记者:“以这种蝴蝶兰为例,从育苗到开花大概需要3年时间,这3年期间,一株开花的蝴蝶兰所需成本是16元-18元,生产基地再加5元左右的利润,市场上这样一株蝴蝶兰的批发价格是22元。”

Q款8株蝴蝶兰盆栽


随即,记者在万绿园花市一条街、博爱南花鸟市场、零售花店等地询问“大辣椒”蝴蝶兰的价格。由于现在是蝴蝶兰的淡季,部分花店已经没有蝴蝶兰卖,少数仍有出售的价位也都比较低,一般叫价35元,经过讨价还价,记者最终以30元购得一盆单株的“大辣椒”蝴蝶兰。
之后,记者又在网上订购盆栽蝴蝶兰,一家位于省图书馆附近的御花园花艺的销售人员告诉记者,一株蝴蝶兰32元,如果只买一株,要加15元快递费,买5株以上可以免运费。
记者了解到,目前市场上卖的蝴蝶兰一般都是从广州进货。一级批发商从花农那里直接收购盆花,同时将产品分销给各二级批发商,有的二级批发商甚至还会转手三级、四级批发商,之后才到各零售点。而海口零售商批发来的花卉产品至少是从二级批发商那里拿货的,产品每经过一个环节都要叠加20%的利润。
“花卉产业是一个朝阳产业,家庭消费份额增长,看似发展不错,实则每个环节都不赚钱。一碗粥,一群人来吃,谁都吃不饱。”邵立辉说。
尽管如此,邵立辉对蝴蝶兰的前景还是看好的,他说:“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投入精神方面的享受,花卉在工作、生活中的装饰作用不可缺少,花卉产业的发展必然会越来越好。”
邵立辉的理想是:“全国有13亿人口,按照一个家庭有四口人,每个家庭买一盆蝴蝶兰的话,每年可以出售3亿多株蝴蝶兰,这样的数字完全可以解除蝴蝶兰过剩的困境。”
问题是,如何才能缩短中间环节,让花农、消费者、商家都能获益?

花卉“触电”:难以回避的选择
“怎样才能掐掉中间链,让普通家庭买到更便宜的盆花,也让商家获取更大的利润?电子商务就是不二选择,好的电子交易平台可以直接把花从田间送到客户家里。降低价格,真正做到让利给花农,让利给消费者,这是行业发展的一个必然趋势。”海南省花卉电子商务协会的向瑞虎说。
海口市林业局发展计划和产业科技处处长王国良告诉记者,目前我市已有部分企业涉足电子花卉产业,在网上销售花卉。
花卉行业发展电子商务早已不是新鲜事物。据商务部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12年,我国网络零售总额超过1.31万亿元,同比增长67.5%;与5年前相比,2012年我国网络零售额增长了20多倍。在电子商务快速发展的过程中,花卉行业的网络销售也悄然兴起,自2010年起进入了一个快速发展期。
在全国花卉电商“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时候,海口的花卉商也不甘寂寞,纷纷“触电”销售。记者搜索发现,海口花卉的电子销售情况相对比较零散,主要分为几大类。
第一类,企业垂直建立专门的花卉销售网站,这些网站通常有自己的花卉种养基地,种植规模相对较大,如海口心龙缘园艺、海口西园花坊等,主要以园林工程业务为主,经营园区绿化、绿植租赁等;第二类,借助58同城、海口去114等网站发布销售信息,在这些网站发布信息的企业有花卉批发商、个人经营的花店、承接盆景采购、出租等业务的公司等;第三类,在淘宝、京东等大型电商交易平台上发布信息;第四类,在中国兰花资源网、中国花木网、中国花卉网、浴花台等专业网站上发布信息。
花卉“触电”在淘宝网上数量尤其庞大,生产基地、中间批发商、零售花店、创意制作加工商等各个线下花卉节点基本都在淘宝上有铺面。

海南花卉产业在“互联网+”的时代机遇下,或将迎来新的发展。
含苞难放:物流配送是硬伤
看似“繁花似锦”的花卉电子销售背后,专业人士却认为“现状并不乐观”。
“从目前情况来看,淘宝很难解决花卉的销售问题。淘宝对行业的信息了解不太系统,它是把传统的商业搬到网上,做得不够精细,会有遗漏。总体来讲,要不没有稳定货源,要不用户没法甄别,因此,虽有上万家花卉店,但是活跃的也就是三四千家,还不一定赚钱。部分花卉企业有自己的电商平台,现在也所剩不多,比如缤纷鲜花网、红运献花批发网。”向瑞虎说。
花卉作为传统农业的一个分支,其产品是具有生命的活体,花卉产品不同于服装、电器等工业化生产的产品,产业发展受到物流、标准化、从业者素质等多重制约,简单地将花卉行业与电子商务嫁接显然没有取得良好的效果。
“物流问题是花卉行业发展电子商务遇到的最大瓶颈。由于花卉本身的特性,物流配送过程中发生损耗的可能性较大,季节性问题突出,因此,花卉发展电子商务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区域性问题,比如北京要下单海南的花,怎样才能完好无损地把花送到客户手里。”向瑞虎分析。

据了解,花卉行业现有冷链物流、同城配送、第三方物流三种运输模式。而我国目前冷链物流刚刚起步,很少直接为电子商务服务。
在中国花卉协会的推动和支持下,广州联合花运花卉营销有限公司作为国内专业的盆花冷链物流公司,采用国际先进的花卉台车技术打造高端花卉台车专线物流,目前已经开通广州至北京恒温/常温专线,但现有运力和路线远不能满足市场需求。
“此外,产品的标准化滞后也影响花卉产业电子商务的进一步发展。”向瑞虎解释,“消费者在网上是根据图片下单的,怎样保证图片跟真实的产品是一致的?那就要尽量让产品标准化,而目前国内花卉行业标准相对滞后,一些假冒伪劣产品以次充好,严重影响了电商的整体信誉。”

“互联网+”:花卉产业走向信息化
如何有效地让传统花卉行业搭上互联网的快车,解决产销不畅、产品滞销、价格过高等问题?海口已有企业在研究和探索中先行一步。
海南中科自然花卉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负责运营的总经理钟永伟说:“‘互联网+’不是单一的,在运用互联网技术之前必须要把传统的花卉产业链条全部打通,线下产业做好了,再加上互联网运作才能事半功倍。”
钟永伟认为,只有将线下的产品做好、线下的销售渠道打通、线下的交易客源固定,电子商务才能真正有效地发展起来。“没有好产品,没有稳定货源,没有人流量,只是在网上开个店有什么用?”
为此,自然花卉计划在全国设立50个体验中心,这个体验中心承担三个方面的功能:展示、参观、货仓。“消费者在电子终端下单后,后台可以直接从各省市的体验中心下单,这样既避免了物流的高费用和不便,又能为消费者提供标准化、高品质的产品。”
钟永伟介绍,针对花卉电子商业化中的物流短板,他们采用了将物流环节提前到种苗时期。行业内有“云南的花,海南的苗”的说法,海南的气候环境特别适合育苗,自然花卉将海南育好的苗在前期就运送到各地的体验中心去种植。
同时,自然花卉联合银行、担保公司推出全国首家花卉产业链金融产品,从源头解决了花农融资难、管理难、销售难的问题。
在“生态立市”理念的指导下,海口大力发展绿色经济,林业产业有了长足发展,去年全市花卉总产值达到7.08亿元。海口积极引导花卉业主调整产品结构,新增大众绿色切枝切叶类产品,种植面积超过了1000亩。如何将生产出来的优质花卉成功销售出去,让花农们真正获取利润,“互联网+花卉”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赞 (1) 打赏

评论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