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花卉首页

有很强杀虫抗菌能力的植物, 很多人都不会用

记得小时候,我们老家的院子里,有一些比较奇怪的植物,其中有一种植物,老一辈的人都告诫我们千万别去随意触碰,也不要随便乱往嘴里放。当时不明就里,只是觉得这是老一辈叮嘱再三不能乱碰的东西,所以对它一直保留着极为神秘的感觉。

巴豆


直到后来,才慢慢明白,原来这味植物就是毒剧中药巴豆。说到巴豆这味药,估计很多人第一印象是《十九畏》里的“巴豆性烈最为上”这句话吧。然而,巴豆究竟有多烈呢?《医方捷径指南》一书中写得更为具体,一句“巴豆有透肠之力”,让人不寒而栗。那么,巴豆这味中药到底能不能用呢?

事实上,巴豆虽然性烈,但是依然能用。这就像烈马一样,一旦驯服,那就是千里良驹。巴豆这味药早在几千年前的《神农本草经》中就有记载,尤其是“破癥瘕结聚,坚积,留饮,淡癖,大腹水张,荡练五藏六府,开通闭塞,利水谷道,去恶内,除鬼毒蛊注邪物”这一段论述,就表明巴豆对于一些疑难杂症有着较好的作用,正所谓“以毒攻毒”,“大毒治大病”。
而历代医家对巴豆也各有运用,医圣张仲景也有用到巴豆,主要是用来治疗“寒实结胸,无热证”的白散方,全方由桔梗、巴豆和贝母三味药组成,其中巴豆辛热峻下,长于攻痰逐水,泻下寒积。由于巴豆有毒,对肠胃有比较强的刺激作用,所以张仲景想到用“白饮”(也就是米汤)调和服用来保护胃气,减轻对胃肠道的刺激。张仲景还想到,如果服用后利下不止的,可以饮冷粥来减缓药性,如果喝药之后,不下利的,可以饮热粥,助药泻下,还可以起到养胃的作用。看到这一系列的措施,不得不感叹,张仲景用药的确很高明。

只不过后世医家,渐渐不太喜欢用巴豆这味中药,即便使用也常常作为外用药,不作内服主要还是考虑到巴豆的烈性,水平一般的医生难以驾驭。作为外用,常用于疮疡痈疽,比如乌金膏,就是用把巴豆去壳后,炒焦,研为细末,制成膏药,“点肿处则解毒,涂瘀肉则自腐化”,可以说是痈疽疱毒的不二良药。
其实,任何一种毒剧中药,都有它的独特作用,是一些其他药物代替不了的,明代医学家李中梓这样评价巴豆,“禀阳刚雄猛之性,有斩关夺门之功,气血未衰,积邪坚固者,诚有神功,老羸衰弱之人,轻妄投之,祸不旋踵”,这充分说明,要把药物用对症很重要。也就是说,要用这种“猛药”,唯有高手出招。

当然,烈性药物的炮制也是十分重要的,明代医药学家李时珍曾这样说道,巴豆“生猛熟缓,能吐能下,能止能行,是可升可降药也。盖此物不去膜则伤胃,不去心则作呕,以沉香水浸则能升能降,与大黄同用泻人反缓,为其性相畏也”。不难看出,巴豆的有些药性并非其他药物可以替换的,而且还提到了“去膜”“去心”“沉香水浸”“与大黄同用”等炮制与配伍方法,这都是为了更好的发挥药物的性能。
现代人都明白,中医“以毒攻毒”的方法是正确的,是可行的,是有效的。只不过如何使用“毒剧中药”是一个值得深入研究的话题。归根结底,无外乎减毒、增效,其实这些可以通过炮制、配伍以及其他辅助方法来为这些药物的使用保驾护航。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