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品详细分类

我的账户/购物车/服务中心

四川花卉产业电商率不高、价高利薄、品牌弱等发展现状探讨

四川的花卉种植规模并不算“拔尖”,但要论质量,当之无愧属第一方阵。四川花卉价格不低,但种植户的利润普遍偏低。四川鲜花产业电商率不高、价高利薄、品牌弱和种苗研发滞后等痛点问题,对四川鲜花产业发展现状、短板和未来突围路径展开探讨。

鲁冰花


四川花卉调查
“春节的货要提前备好,两个月后,我们派人来收货。”11月17日一大早,云南丰岛花卉有限公司研发部经理杨晓给远在成都和西昌的种植户们下了订单。种植户们将按照杨晓给出的标准生产盆栽花,交付时它们将贴上云南的标签分销到全国各地。整个过程,杨晓仅派出两名技术人员,一个指导种植,另一个是质检员,负责验收。
在承接了订单的四川花农刘苑看来,这样的方式没什么不好,“四川鲜花质量好,云南的牌子响”。但在更多业内人士看来,这凸显了四川花卉的品牌危机。
打开市场为什么依赖“二传手”?
四川花卉交易市场薄弱,不能掌控市场话语权
“之所以出现这种现象,归根结底,是品牌不响、市场影响力不大、市场规则参与度不够。”中国花卉协会零售业分会副秘书长何思波说,种植只是花卉产业的基础一环,影响更深的是品牌和市场拓展。他举例,盱眙和潜江本地的小龙虾产量并不算多,阳澄湖的大闸蟹产能不算最大,但却牢牢把控了市场话语权。除开产品品质,支撑因素还有品牌、区域性或全国性交易中心、市场规则制定主导权,后两者是品牌“叫得响”的关键。
提到省级层面的花卉交易中心,省花卉协会常务副会长刘照高一脸失落:相较于云南1982年开始打造昆明斗南花卉交易中心,四川起步晚,2011年才在成都温江区锦泉街设立成都花木交易所,是全国唯一的花木、泛花木交易全产业链综合服务平台。成都花木交易所“偏科”,“主要做的是工程苗木,后来考虑到扶贫等因素,又加上了黑木耳、菌类。”成都花木交易所市场部经理沈初介绍,交易所累计完成交易额82亿元,七成集中在绿化工程使用的花木,“交易周期一般以两年为单位,跟着工程走。”因此,一般消费者和本土盆栽花种植企业参与度并不高。
在刘照高看来,这导致了四川花卉市场影响力不彰。
“只要大宗交易不在你这里完成,你就没有办法掌控市场,即便你在种植端占比很大。”国家林业和草原局相关负责人坦言,从综合交通通达度、种植面积、产品种类和需求增长趋势等因素判断,四川花卉的外销市场应该涵盖陕西、山西和甘肃等省份。据预测,到2025年,前述三省的花卉消费额将突破160亿元。但这些省份花卉市场真正的主导者是河南洛阳、云南昆明两个花卉交易中心。
“要是‘四川鲜花’这个牌子响,本地有交易市场,我们就不用找‘二传手’了。”在德阳种植鲜花的赵铭说,交易中心就是集散中心,对于种植户,“别的不说,物流成本起码能降下来,也能从我们‘找市场’变成别人来‘找货源’。”
借助哪些机会做响“四川鲜花”?
我省正编制花卉产业高质量发展规划,谋划申办2024年世界园艺博览会
“不聚集就不能做强做大。”省林业和草原局副局长宾军宜说,打造区域性花卉集散中心、做强四川花卉品牌已迫在眉睫。
去年,我省已在安宁河谷、成都平原等地规划打造十大花卉产业园和六大花卉产业基地。截至目前,前述基地均已完成标准化生产。根据省林业和草原局规划,到2025年,预计建成省级花卉产业园区(产业基地)20个。省花卉协会预测,种植端升级,四川花卉品质维持全国顶尖水准,产能也将逐步迎来高峰。
“以成都为中心打造省级花卉交易市场和集散中心。”省林业和草原局产业处副处长李大明透露,正在编制《四川省花卉产业高质量发展规划》,重点之一就是推进多层级花卉市场建设,将在成都规划新建大型花卉市场,在温江区建设花木进出口集散区,在泸州和广元分别建设川南和川东北省际花卉集散中心。以成都、泸州和广元为中心,到2025年,形成省、市(州)、县三级花卉市场400个。
品牌打造方面,则锁定节会和质量管控两个重点。
“云南、山东和河南都有标志性的花卉节会,四川这一块没有。”省林业和草原局相关负责人介绍,洛阳以牡丹花展等会展为平台,定期展示本土花卉;1995年开始举办的昆明花卉展览,成为西南乃至全国性的花卉交易盛会,“顺带也把‘云南鲜花’这个牌子做响了。”我省正在谋划以成都为主体申办2024年世界园艺博览会、以西昌为主体申办2025年中国花卉博览会,“借机把四川鲜花推出去。”
省花卉协会相关负责人认为,花卉展会如果做得好,收获的不只是品牌效应,还有市场。今年上半年全省14个市州陆续举办迎春花市,累计销售盆花和盆景、苗木合计近600万盆(株)。
品质管控层面,省林业和草原局规划,将参照云南等地做法,逐步制定推广省级花卉投入品负面清单、部分盆栽花技术标准,让四川花卉产品质量维持在高位。
现象
西昌花卉发货地多首选昆明
11月18日,西昌市礼州镇外的花圃里,西昌祥虹园林有限公司总经理李茂正在给即将发货的盆栽花浇水。发货目的地是昆明,路上用时近10个小时。5年前开始,每周固定向昆明发100件(一件约20盆)盆栽,已成李茂的惯例。发往昆明方向的盆栽花占其销售额3成左右。
从西昌发往昆明的盆栽花,每件物流费用约15元,发往成都只要10元/件。省内其他花卉产区至昆明的物流开支会更多,但这并不能阻挡四川花卉南下昆明的脚步。11月8日至19日,记者采访了34家四川花卉种植企业或花农,有11家西昌花卉企业把昆明当成首要发货目的地,其余23家也把昆明排在第二。云南省花卉产业联合会统计,今年7月第二十届中国昆明国际花卉展,四川参展商有98家,在西南地区仅次于云南。
不过,发往昆明的鲜花,最终消费地并非云南。“在昆明,我能够找到更多的采购商和订单。”一位德阳花农表示,通过昆明这个“二传手”市场,四川花卉更好卖。
他山之石
斗南花市年销鲜花75亿枝
一个区域性交易中心的影响力有多大?云南省花卉产业联合会秘书长丁怀敏给出一个数据:去年,斗南花卉市场鲜花交易超过75亿枝,相当于国内鲜切花需求量一半以上;云南鲜切花在全国70多个大中城市的市场占有率超过70%,出口40多个国家和地区。
位于滇池东岸的昆明斗南花卉市场,上世纪八十年代,这里只是云南省内的鲜花批发中心。2003年开始增设鲜切花、盆花等拍卖中心,也是国内首个花卉拍卖中心,几经扩展后拥有拍卖席次600个。所探索的花卉拍卖经验延伸至农产品领域,出台的花卉(主要为鲜切花)质量标准成为日后国家标准的基础。
“这里的成交价会影响全世界数百种鲜切花价格。”丁怀敏说,斗南花卉市场已是亚洲最大、世界第二的花卉集散中心。云南本省所产花卉有80%在此完成交易。昆明也逐渐成为云贵川桂四省(区)的花卉集散中心,常驻斗南花卉交易市场的中外客商达1200余人。

H款:红玫瑰33枝、红色小雏菊7枝、栀子叶1扎


四川鲜花调查
去年,全国线上花卉交易额366亿元,是当年四川花卉产业总产值的近两倍。据国家林业和草原局等部门预测,随着消费观念的转变,未来五年,全国鲜花电商市场的年均成长率在25%以上。拥有9100万人口的四川将是增长的“主力军”。
面对爆发式增长的市场“蓝海”,四川花卉产业为何动作迟缓?又该如何奋起直追?
找病根
仓储和配送,两道坎待解
“这是一个和时间赛跑的行业。”中国花卉协会零售业分会副秘书长何思波介绍,对全国5.7万余家花卉实体店的调查表明:客户对于鲜花送达时间的在意程度,远高于餐饮外卖。也因此,鲜花电商对仓储布局、配送体系有着极高的要求。而这两者,恰恰是四川的软肋。
仓储的问题出在四川鲜花零售“小而散”的行业模式。
“如果把每个实体店都看成小型仓储点,这些点需要高度的组织性才能适应电商需要。”成都花卉协会副秘书长温佐艳介绍,以成都为例,1600多家线下实体店“各自为战、互不统属”,“连大型连锁都没有”。如此,统一、密度适宜的仓储布局就无从谈起。
这着实让不少店家“触电”时吃尽苦头。成都市商品批发零售业协会相关负责人说,从鲜花交易特点看,配送半径要控制在两公里内,才能确保送达准点率,但现实是实体店密度不高。“两个花店间隔一两公里才能存活,跟餐饮业很不一样。”上述负责人认为,在“各自为战”模式下,仓储成为限制鲜花电商第一道坎。
第二道坎是配送难。鲜花电商配送距离偏长、配送时间要求高。如此产生的高配送费让顾客、店家、配送平台均有苦难言。
“费用高了,顾客不安逸;低了,我和快递小哥划不来。”在成都市武侯区经营花店的李峻岷坦言,每次只送一束花,几乎是鲜花电商的常态。但在高峰时段,这一束花的配送费往往要十几元甚至更高。“很多顾客一听就吓到了。”李峻岷说,“触电”两年来,因为配送费,他多次错过订单。
“触电率”不高的另一个原因是,与我省花卉产业结构和地区分布有关。
调查显示,我省有安宁河谷和成都周边两大花卉主产区。其中最靠近消费市场的成都周边产地,主要产能集中在工程绿化花卉苗木领域。
“工程用苗用花要线下交易。”四川春天花乐园投资有限公司电商部经理李昶科介绍,本土特色花卉产业销售路径不同,一定程度上延缓了四川花卉产业“触电”步伐。
这个说法得到成都温江区花木协会秘书长祝鸣川的印证。祝鸣川说,按现行规定,工程苗木与花卉销售,绝大部分要经过招投标等流程,“无法线上完成交易”。
开药方
线下零售“组团”,降低流通成本,拓展线上新业态
“病根”找到了,如何“开药方”?业内人士和相关专家认为,我省应进一步强化各级行业协会作用,逐步建立统一的电商销售配送平台,并强化鲜切花主产区与主要消费市场间连通和配套冷链等建设。
“销售端实体店先要学会‘组团’。”省林业和草原局相关负责人表示,花卉特别是鲜切花的不耐保存等特性,注定其需要通过一定的协作机制与实体店合作,才能走上“触电”之路。
“例如,以连锁、加盟等形式,实现配送的互相补位。”上述负责人建议,花卉“触电”的第一步,是整合实体店资源,合理布局线下仓储。在此基础上,逐步实现“你接单,我发货”、就近发货和快速发货,提升商家利润空间和客户体验。
其次,考虑到我省鲜切花产能距消费市场较远的现实,业内人士呼吁,进一步缩短安宁河谷和成都之间的干线运输时间、强化冷链配套。
何思波说,物流环节中是否采取冷链运输,直接决定鲜花的品质。他建议,应借助成昆复线电气化改造、川南城际铁路、成贵铁路建设等,完善川内和出川物流网络、物流冷链,“实现主产区到消费地短时间直送、直达,以保证重点城市商家供应链的数量和质量。”
“触电”领域也应进一步拓展。“网上卖鲜花的商业模式太单调了。”李昶科认为,“触电”也是花卉产业精细化的契机,包括花卉的初加工、盆栽盆景营养土和器皿加工制作,花艺、花卉保鲜、盆栽种植在线教学等。
“这些方面四川市场才刚起步,大有可为。”李昶科说,作为花卉电商孵化企业,目前春天花乐园已吸引79家鲜花种植、销售和加工企业入驻,初步开发出观赏、花艺等新电商业态。
省林业和草原局相关负责人介绍,我省近期将组织花卉种植、销售、物流企业及电商平台座谈,进一步打通花卉“触电”的“肠梗阻”。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自然花卉 » 四川花卉产业电商率不高、价高利薄、品牌弱等发展现状探讨

赞 (1)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