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花卉

首个自然资源恶化的发达国家,经济也颓废了

  爱美是每个女人的天性,但是并非每一个人天生就是美女,所以为了改头换面获得重生,每一年都有无数人前往“美女产业”非常发达的韩国。
  曾经在韩国一家叫DMG的整形美容集团,2015年这个集团的医疗团队仅仅是13名专科人员和100多名职员,但是这家美容机构的年接诊量就接近3万人次。

柽柳


  很难想象,每一年整个韩国医美产业究竟产出了多少人工美女。虽然你常常分不清来自同一流水线的小王、小花、小美…到底谁是谁,但总算也是一堆赏心悦目的美人们。
  这个盛产美女的国家,尽管人口只有5千多万,却也是世界范围内的发达国家之一。
  自20世纪60年代,韩国实行了“出口主导型”的经济发展战略之后,韩国就快速从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发展成为了一个经济发达的国家。
  不过如今这个神奇的发达国家却面临巨大的经济压力。
  10月24日,韩国央行发布数据,第三季度韩国GDP环比增长0.4%,同比增长2%。
  韩国央行方面表示,只有今年第四季度GDP增幅超过0.97%,全年经济增速才能达到2%。然而从当前的经济形势来看,前景不容乐观。
  1
  人口和经济的双重考验
  首尔是韩国的首都,首都城市往往是人口最为密集和人员结构最为年轻的城市。
  因为首都的生活竞争压力大,往往年轻人才更能够适应首都的快节奏生活。
  然而历年来,韩国首尔的人口却在不断地减少,65岁以上的人口占比也越来越高。
  2018年首尔人口只有1500万人,65岁以上人口占比14.4%,首尔由此正式进入“老龄社会”。
  2019年首尔的人口问题也并没有缓解。10月15日,韩国首尔市政府表示今年年底或明年上半年可能跌破1000万大关。
  首都人口在减少,人口老龄化又在加重,可怕的是韩国妇女们都不爱生小孩了。
  2019年8月28日,韩国统计厅发布的《2018年出生统计》显示:韩国新生儿童数量降低到了1970年来的最低值,合计生育率更是仅为0.98,平均一位妇女生育的小孩都不足1名。
  韩国成为了世界上首个进入出生率“零时代”的国家。那么如果按照这种态势不变的话,有韩媒宣称未来韩国有可能成为首个自然灭绝的国家。
  雪上加霜的是,韩国面临着人口和经济的双重考验。
  最近一年来韩国的CPI就呈现出狂跌的迹象。8月,韩国正式迎来了自1965年以来的第一个CPI“零”时代。
  9月韩国则迎来了“负”时代,9月CPI同比下滑0.4%。这也是自1965年开始统计以来首次出现跌势。
  CPI是消费价格指数,代表的是一国物价水平。如果CPI进入负值时代,那也就意味着这个国家进入了通货紧缩的时代。
  市场上的流通货币减少,购买力下降。这也是经济衰退的迹象之一。
  如今韩国的CPI进入负时代,其面临着的经济压力不言而喻。为了复活韩国市场经济,韩国不得不二次宣布降息。
  2019年10月16韩国央行宣布将基准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1.25%。这一次降息为韩国年内的第二次降息。至此,韩国的央行的基准利率已经追平历史低点。
  2
  韩国经济转弱的内在原因
  在传统的煤炭开采中,人类常常会在矿井中遇到有毒气体“瓦斯”也就是一氧化碳等。这些有毒气体无色无味,人类很难察觉。
  因为金丝雀对有毒气体一氧化碳的敏感性很高,只要周围环境中存在一氧化碳,金丝雀就会停止唱歌。所以金丝雀常常被人类当做是煤矿井中的报警器。
  把金丝雀带进矿井,只要金丝雀停止唱歌就证明矿井中存在一氧化碳,人类就可以预知矿井中的有毒气体状况。因此金丝雀也是矿井中的报警器。
  韩国的国土面积只有10万平方公里,和在中国面积排名第25位的浙江省差不多大小。因此韩国本身的自然资源非常匮乏,例如韩国的石油依存度是100%。
  而且韩国经济又是“出口主导型”经济,韩国的经济贸易依存度很高。所以历年来韩国常常被比喻被“金丝雀”。
  韩国的经济模式决定了韩国的一切经济繁荣是基于进出口的繁荣。严重依赖进出口的韩国,对于世界经济萎缩也会首当其冲。即当全球经济遇冷,韩国的贸易遇冷,那么韩国的经济也遇冷。
  2019年全球经济萎靡已经众所周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已经多次下调了世界经济增速。10月15日,IMF再一次将世界经济增速下调0.3个百分点至3%,这是2008年经济危机以来的最低水平。
  因此2019年韩国面临着的经济压力会特别大。
  截至2019年9月韩国出口总额已经连续了10个月下降。根据韩国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第三季度韩国的出口总额同比下降12.2%。
  从细分的角度看,第三季度大型企业出口额同比下降15.7%,中型企业出口额同比下降7.2%,中小企业出口额同比下降3.3%。
  3
  韩国面临着的外患
  2019年,全世界发生了无数令人震撼的事件,其中韩国和日本之间的关系恶化也是其中之一。
  韩国和日本的关系恶化事件也颇具有戏剧性。乍一看,简直可以拍成一部电影。
  事件的起源是因为二战时期韩国劳工被征用的赔偿问题。1910年8月日本强迫性签订《日韩合并条约》并且吞并了朝鲜半岛。当时韩国名义上是日本的一部分,并且在二战期间日本大量征用韩国劳工、慰安妇等。
  1945年朝鲜半岛被分成两部分。在美国的支持下,朝鲜半岛北纬38°以南的大韩民国成立;在苏联的支持下朝鲜半岛北纬38°以北的朝鲜共和国成立。
  1965年日韩正式建立外交关系,彼时日本和韩国签订了《日韩请求协议》,协议中提到日本分别向韩国提供3亿美元的无偿援助、2亿美元有偿援助和3亿美元的商业贷款,作为回馈韩国应当放弃强征劳工案的索赔权。
  强征劳工问题暂时停息了,但是在20世纪末,韩国民主意识更加强烈了。韩国人开始觉得这事是耻辱,再加上日本并没有真正赔偿给受害者,反而成就了韩国的财阀们,因此强征劳工问题再一次被搬出历史舞台。
  直到2015年朴槿惠任韩国总统时,为了解决这个历史遗留的问题,日本向劳工家庭提供10亿日元成立“和解与治愈基金会”作为赔偿,并且与韩国签订《韩日慰安妇协议》。
  本来日本想着这事就这么过去了,不过让日本想不到的是朴槿惠因为丑闻下台,文在寅上位。而且这份朴槿惠在位期间签订的《韩日慰安妇协议》并不被韩国当局承认。
  2018年到2019年间,韩国法院就强征劳工以及慰安妇事件作出新的判决,其中新日本制铁公司赔偿四名受害劳工每人1亿韩元;日本那智不二越公司赔偿27名慰安妇每人8000万-1亿韩元。
  对于这样的判决,日本方面自然是不能接受,所以日本的企业也并没有履行法院的赔偿判决的打算。
  不过日本狠,韩国更狠。
  韩国法院直接就扣押了日本企业在韩国的部分资产,而且韩国政府也解散了2015年日本在韩国建立的“和解与治愈基金会”。
  这下好了,两个发达国家的矛盾正式升级。关系恶化的两国在经济贸易上的较量与撕逼也开始了。
  4
  实力较量,韩国的弱点尽显
  日本对韩国采取的行动主要分为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就是2019年7月1日,日本宣布从7月4日开始限制对韩国的出口。
  第二阶段是2019年8月2日日本通过《出口贸易管理令》,将韩国剔除出在安全保障出口管理上设置了优惠待遇的“白名单国家”。
  面对日本之举,韩国的反击是将日本踢出贸易白名单。
  不过把日本踢出贸易白名单对日本的影响却没有很大,毕竟韩国出口日本的金额本身就只占韩国出口的4%左右而已。
  还有就是韩国民众自发性的抵制日货。例如不买日系车,不去日本旅游之类。
  韩国进口汽车协会在10月4日表示,9月新增日系品牌乘用车登记数量为1103辆,同比大减59.8%。
  此外日本政府观光局在10月18日发布的一组统计数据显示,8月访日韩国游客为30.87万人次,同比减少48%。
  日本和韩国是两个非常相似的国家,两国都是面积小人口少的亚洲发达国家,而且这两个国家的都是资源稀缺、高度依赖进出口贸易的国家。
  此外两国的人均购买力也相差也并不是很大。
  从表面上虽然两国看起来差别并不是很大,而且一直以来,经历了泡沫破灭之后的日本都被认为已经衰落了几十年。
  但是实际上日本的实力会更强,而韩国却是外强中干。
  在日本,有一种特殊的职业叫做“忍者”,忍者一般而言就是接受特别培训的杀手或者间谍之类。
  在日本的文化当中“忍”也就是“隐”,因此他们往往会身着深蓝色或者是深紫色的衣服,因为这样不容易被人发现。
  其实从这里也体现出了日本本身的一些文化特质,就是隐忍。在日本很多企业往往都爱静静地埋头做事,低调而不张扬。
  这些年来人们关注的是日本失落的20年,股市和楼市再也回不去过去的光景。
  但是这样失落的日本一旦和韩国较起劲来,韩国却只能喊疼。
  为什么,因为日本位于韩国半导体产业链的上游,日本掌握了韩国重要产业发展所需要的原材料、技术以及设备。
  日本对付韩国的主要利器是半导体原材料,包括氟聚酰亚胺、光刻胶、高纯度半导体用氟化氢等。这三种材料都是制作半导体的重要原料。
  而半导体又是韩国重要的产业之一,目前韩国的产业结构是以半导体、汽车、钢铁、建筑、造船、石油化学六大产业为主。2016年韩国的半导体出口占总额比例还一度超过20%。
  所以说日本采取的策略是直接遏制住了韩国的产业链咽喉,快、准、狠。
  在韩国的半导体产业当中,三星、海力士、LG等是产业中具有代表性的企业,也就成为了这次国家博弈当中的牺牲品。
  此外媒报道受半导体、面板拖累,韩国ICT 9月出口额大减22%。
  可见虽然日本韩国的人均GDP(购买力平价计)差不多,但是就制造产业以及技术设备实力,韩国恐怕只能甘拜下风。实力越是弱小,才越是坐不住。
  这也就是为什么在日本韩国关系恶化之后,日本只是静静地断了韩国的产业来料,精准遏制咽喉;而韩国则是各种商品抵制满天飞,在消费市场闹。
  5
  启示
  在国内,低调往往意味着没有人关注,很难获得更多的政策或者资金倾斜。
  所以国内的企业往往都喜欢高调,高调就免不了要炒作,炒作也早已司空见惯。
  例如某个企业要上市,不炒个6天5涨停,10天8涨停什么的似乎就会变得很异类。
  氢燃料电池汽车被炒作成“喝水就能跑”也都见识过,对于国内很多投资者而言,什么场面没见过?
  但是透过日本和韩国的实力碰撞。
  其实可以很清楚地看到,真正具有话语权的实力并非只是表面功夫,内里才是最重要的。
  这也是中国企业应该思考的问题,未来我们到底是要外强还是内强?是要炒作还是要实干?

赞 (1) 打赏

评论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